83randomthoughts

袜子

“城之内医生!你看我多狼狈!”


“欸?怎么啦?”


城之内博美焦急地从厨房赶出来,看着大门未知子指着的方向。


她正穿着不相配的袜子:一白、一紫。


“哈哈哈,怎么会…”


“都是你的错!”


“什么啦!”


“呐,袜子怎么最近这么常消失?今天又丢失了一只!”


“好吧,几天后若没再出现,我就买几双新的就是。不过,这样也挺好看的。” 城之内毫不掩饰脸上的笑意。


白色和紫色的袜子,加上天蓝色的毛茸茸室内拖鞋,果然逗趣。


一起生活久了的情侣,总会有此经历:再怎么细心周到,洗衣机像是藏着个“袜子黑洞”,一边的袜子常常会莫名其妙地失踪,久久不见踪影。然后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却突然出现,像是在讽刺放弃寻找而终于决定买几双新袜子的主人。


这对妻妻也没法避免这遭遇。


她把脸倾向城之内,食指则指向脸颊:“我不管,要照规矩惩罚你!”


这规则是从好几年前的某一日,城之内首次在医介所洗衣开始的。


***


“大门桑,我来了!”


“城之内医生,买到肉了吗?”


“在这里!” 她把塑胶袋子举向大门,习惯性走向厨房:“我去准备。”


大门合起双手,鞠了个小躬:“谢谢城之内医生!晶叔不知怎么搞的,今天突然到大坂,明天早上才回来…… 我快饿死了!”


“晶叔他是不是要让你学会独立啊?” 城之内摇着头,盘子里的那叠肉看起来是够四人吃。昨晚城之内随口问了晶叔大门的私事:“她目前有交往对象吗?”,得到的回覆却是含糊不清的“你明晚过来一趟就知道了”。原来晶叔是要她喂养这小孩子。


即使,她确实得到了答案:星期五傍晚没人约,显然的,泰然自若的外科医生没在交往中。


“嘛!我不要!” 大门撒娇反驳后,又突然想起:“欸,对了,今天怎么一个人?抢肉的小家伙呢?”


“在她父亲那里,小舞每个月一次会到…… 岸田医生那里住一晚,明天下午才回来。他毕竟是我女儿的爸爸。”


好陌生、疏远的敬词。


“哦…… ” 大门认真点了点头,细心观察铁板烧烤上的牛肉片。


翻了几次后,她满意了肉片的熟度,满怀期待地把整片牛肉往嘴里塞,然后兴奋不已地举手叫好:“哇,好好吃!”


城之内微笑着回应。看来破费购买和牛肉片无误!医院外的大门如此天真烂漫,对与喜欢的衣服、包包和美食,爱不释手,从不收敛这些物质享受给她的幸福快乐。


她,爱的就是这样的她。


城之内用尽全力不把这时间当作浪漫“二人世界”。不过,随着暗恋期间无尽头地延长,心里累积的亟欲只加无减。从她第一眼看到大门未知子,城之内就晓得她以往那恬淡的日子,早已烟消云散,成了往事。之前结婚的对象都没让她类似地神魂颠倒过 —— 大门,实在是太独特了。她在一之濑先生手术室里一出现,就完完全全锁住了城之内的心。虽然理性的单亲妈妈并不相信虚构好莱坞式的“一见钟情”,但事实摆在眼前,她无可否认。


“城之内医生…”


“欸?” 听到大门叫了她的名字,城之内立即回过神。


大门结结巴巴:“… 呐,你…… ”


“大门桑,怎么吞吞吐吐啦?你慢慢想自己要说什么,我是可以边等边继续吃烤肉的喔……” 城之内把筷子晃在烤肉前。


“欸?!” 大门赶紧夹了块半熟和牛肉片,塞进嘴里。麻醉医生今晚自愿破费,她可是不会客气的。


食不言不是她一贯作风:“城之内医生已经离婚了几年,有想过再婚吗?”


“我并不排除这可能性。” 她夹起南瓜片。


“那么…… 你现在有交往对象吗?”


南瓜片还未入口:“目前是没有…”


“哦…”


“… 但我是有心上人了。”


“… 欸~~~?!谁?是谁?”


“大门桑,好八卦喔!”


“嘛!干嘛神神秘秘的…… ” 她噘着嘴。


城之内继续卖关子:“我不告诉你!”


“喂!我们是搭档欸!”


城之内俏皮地用筷子合住大门噘起的双唇,建议:“呐,大门桑,既然今天只是我们两个,打不成麻将,不如吃饱后一起打桌球?”


“然后去澡堂?”


“一言为定!”


大门从小冰箱取出两罐啤酒,开了一罐递给城之内:“干杯!”


“干杯!”


单亲妈妈好久没这么痛快喝着啤酒了!


*


大门望着窗外的狂风暴雨:雨滴像怒神手中鞭子般,狠狠抽在东京的街道上,莫名地扣人心弦。


“城之内医生,你看,真的下起暴风雨了。”


“是啊,谢谢你让我在这里过夜。” 城之内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纤细身躯被白色厚浴巾围着,凌乱头发还湿淋淋。


“嘛,手术指挥家若是生病了,我也可要麻烦。”


大门转向城之内,准备把手里那多一份睡衣递给她。双手伸出一半,抬起头的那一刻,她愣住了。


她,真的好美。


“怎么了?” 城之内微笑着。


“没…… 没什么。”


“这里有吹风机吗?”


“喂,这可是旧美容院,当然有啦!” 大门开始解开吹风机的电缆。


“我自己来,谢谢。”


城之内把大门手中的吹风机拿过来,插入卧房里的旧插座。插座突然发出火花,城之内浑身一震。她本能地收回手,抱在胸前。


“没事吧!” 大门伸出手,把城之内的双手掌握在自己手中,温柔地又揉又亲,就如她前阵子亲着小舞那双被妈妈的茶杯烫伤的手指一般。


“要小心啊!麻醉医生也是要靠手吃饭的。”


“也要养孩子的呢。” 她轻笑着,但顿时被大门的眼神牵动了心。


大门正认真地凝视着她;城之内在大门的瞳仁中看到自己。她,终于被情绪掌控,无法自拔。


“大门桑,我…”


“嗯?”


“…能吻你吗?”


大门睁大双眼,不置可否。


城之内没法等她正式许可,把湿润的嘴唇往大门的嘴角亲吻了一下。


*


隔天早晨,天还未亮,单亲妈妈的生理时钟叫醒了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才记起昨晚的激情,大门的修长手臂正环在她腰间,光滑小腿与她的互相交叉。


这只是一夜情吗?城之内百感交集。不过,能这样慵懒地在她怀中躺着,足以令她慰借安抚。她耽溺于其中。


“晶叔快回来了,我还是先回去。” 她喃喃自语,掀开被子。


“博美……”


大门昏昏沉沉地叫了她的名字,并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


“大门桑,对不起,我昨晚……”


“你后悔了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走?难道你想不负责任?”


“啊?!什么话?”


“那么,你的心上人到底是谁?”


“你说呢?笨蛋!”


“是我吗?” 她把她拉近,用食指在城之内的手臂上下蹭动。


“未知子…… 欲求不满?” 城之内靠向大门,自己的右食指则从大门的额头慢慢滑到鼻头和嘴唇……


*


“我回来了!” 晶叔边把医介所的木门拉开,边喊。


奇怪了,都十点多了,未知子怎么还没醒?


“未知子?” 他把鞋子脱下,留意到门旁多了一双鞋子。城之内博美那么早到?看来是有病例要参考吧。


“未知子?”


楼上骚动声,震耳欲聋。晶叔潜意识偷笑着。博美这“过来一趟”进展速度可真意想不到的快!


“未知子,我要洗衣啦,你还有衣服需要洗吗?”他慢慢走上楼,旧美容院的楼梯随着他的步伐嘎吱作响。


大门的卧室里一片混乱,衣服四处乱抛。城之内急忙穿上牛仔裤,扣上衬衫。大门则整理床单和被子,用手指梳理头发。


“嘭嘭嘭!” 敲门声。


“晶叔,等等!”


坐在桌前的城之内向大门点了点头,她才把卧室门打开。


“晶叔早。”


“不早了,未知子。欸,博美,你也在?” 晶叔假装若无其事。


大门后退了一步,发现自己踩上了某人的内衣,赶快把它踢向床底。


“晶叔早!我和未之...... 大门桑在讨论礼拜一的棘手手术。”


“是吗?” 晶叔指向博美眼前的笔记型电脑。


天啊!一时心急,城之内居然把电脑反过来开,面对着她不是电脑屏幕,而是笔电键盘!


“啊,晶叔,这是新的触摸屏电脑!” 大门在笔电屏幕上滑手指,模仿按手机屏幕的方式。


“你们慢慢谈,我下楼洗衣就是。” 晶叔憋不住笑意,只好转身溜走。


“晶叔,等等!” 城之内把地上的衣服捡起,随着晶叔走下楼:“我来帮你吧!”


在混乱中,大门昨晚打桌球所穿的袜子,一边被落在双人床低的角落头。


***


“我几时不遵守规则呢,大门桑?”


“喂,最初弄丢了我的袜子后,提议用亲吻来补偿的可是你,不是我喔!”


让大门疑惑的是:为什么平时在医院会如此井井有条、无微不至的麻醉医生对于洗袜子居然多次疏忽。


她再次指向脸颊,挑逗着。


没料到,城之内竟然把手放在大门的下巴,把她的嘴唇倾向自己。


湿润双唇触碰、舌头交叉、呼吸急促。


是熟悉的亲吻,有如那次初吻的热情,缺少的是当时的笨拙。她,可熟练多了。


“这样,行吗?”


“嗯。谢谢。” 她乖巧地答谢,并舔了舔嘴唇。


“博美,再这样下去,我会期待你洗衣时丢失我的袜子喔!”


“跑步愉快,大门桑。”


大门系上鞋带:“嘛,穿着不匹配的袜子也可以当时尚宣言吧!我出发了!拜拜!”


城之内走到门边,确认某人早已开始晨跑,才从口袋里拿出还有些湿的蓝色袜子,放在双人床脚下。


“未知子,我也很期待弄丢你的袜子喔!”

评论(21)

热度(124)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