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冰淇淋

手术室外时钟的秒针“嗒、嗒”地轻响着。傍晚八点十一分,夕阳早已西下。


用酒精为麻醉器材消毒后,城之内博美终于松了肩,伸个懒腰,再习惯性地把双手掌靠在下背部上。当了快十五年麻醉医生的她对术后管理的一切步骤了若指掌,弹指之间就把一切整理好,准备到病房探望病患。


加地秀树年纪将近60岁,近几年有好几位旧同学不幸患病,找“腹腔镜魔术师”开刀。岁月无情催人老,即使什么“魔术师”也免不了时光在肉体留下种种痕迹。今晚这冠冕堂皇的国际银行副总裁病患也不例外地遭殃。


“怎么他的同学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搞到你星期五傍晚要加班?” 搭档外科医生大门未知子前晚嘟起嘴,一脸不满地脱口而出,憨实直爽无意话中带刺。


“偶尔加班还有格外加班费也不错啊。我可还要养你欸……”


“嘛,还说!今晚我没买到冰淇淋!” 天气转晴,美食狂开始渴望冷的甜点。


“每周的零用钱没好好设定用,星期一狂吃用完大部分的钱可不能怪我啊!” 明知恋人只会把自己训诫当耳边风,慈母仍然很有耐心地对牛弹琴。


噘嘴太后自艾自怜:“就是买了其他东西嘛。”


做贼心虚的“其他东西”。


城之内与加地医生合作期间比起她和手术狂大门合作的时间多了几年:就是她当体制内医生的那多几年。她对加地算是客套,毒舌的她时不时会情不自禁冷嘲热讽,但其实狂妄自大的加地和她关系能称是“朋友” —— 比单单同事高等了一级 —— 城之内对他怎么无礼,加地只会无奈地挥手,顶多念她一句“你是吃了鬼门的口水吗?”。除了无聊八卦话会多了些 —— 而且上了年纪热爱对任何人情世故不停唠叨吐槽 —— 加地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外科医生,城之内因此很乐意和他合作。尤其是大门自己躺在手术床上的那一刻,眼前熟悉脸孔带来的安抚慰借,她永不忘记。


所以加班来配合加地医生主刀的手术,她还是义不容辞。毕竟,如搭档一样,她是会把病患排在第一位子。


走去病房的途中,她停在麻醉医局的办公室整理忙碌一周的病例:水野先生、近藤女士、还有昨天年幼病患阳翔小弟弟等。待会儿也到他那里拜访一下再回去吧。虽然手术是那“绝对不会失败”的外科医生所办所以一如意料完全成功,问候病人和家属总会让他们安心自在点。


办公室桌上摆放着的两人自拍照,令她憋不住笑意。这是她们重获自由,一起走出医院隔离中心所拍的。大门伸出细长的右手,很不自然地扭曲了手腕,把手机背面转向她们,摆个鬼脸,按下手机钮。


“喂,你会不会拍的啊?手机的正面也有摄像头的欸!”


“是吗?” 大门的迷惘样又惹了城之内开怀大笑。


“喂,你以为我们视讯时是怎么拍到你这美丽容颜的啊?” 她捏了大门的鼻头。


“欸…… 对喔!城之内医生,你怎么会这么熟练?”


“你不要又给我乱吃醋!” 某人手臂被击中。


隔离期间无数简讯变成了无数通话聊天,而最终成了无数视讯。


“城之内医生,你前阵子问的问题,我今天总算有更确定的答案。” 隔离的第十三天晚上,大门终于肯坦诚相见。


“什么问题?”她装作若无其事。


“我一点也不喜欢阿蜂。我喜欢的…… 是城之内医生。”


“哦。”


“你呢?”


“对你…… 我应该不只是喜欢。”


四十岁出头的她原来还会如此面红耳赤。


怎么会爱上她呢?到底爱上她哪一点?城之内时不时还会质问自己。


对,手术室里的她,好威风。第一次合作,城之内就感应到这位可不是普通的外科医生。可是,那台手术最令她难忘的是大门医生以敬佩的眼神凝视着她,现在想起还是记忆犹新。虽然当时是背对着主刀医生,但是她开始输入类固醇时,余光必然瞧出了大门医生的惊奇与...... 是认同吗?这,可不是一般医生的反应。体制内医生的她反而习惯被指责为“不自量力”、“班门弄斧”,或那小儿科医生苛刻的“你太高估自己了”和“你想篡夺我一家之主的地位吗?”。


在大门身边,她能当最真实的自己、最辉煌的自己。


***


“手术一切很顺利。他的体征也正常。看来星期一就能如期出院。您就别担心了。”


“太好了,谢谢医生。”


“阳翔君,没事了,不久后就能回家打电动啦!” 城之内摸着小弟弟的头,温柔地说。他赶紧整理头发的德性,让城之内想起自己的女儿。


城之内戳着手中的消毒液,拉开了房门,笑着说:“星期一见啦!”


“医生!医生,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你认识大门医生吗?”


“嗯。”


“听孙子说,她早上带来了一包可爱的巧克力兔子,我当时不在,还没答谢她。”


“啊,是吗?好的,没事,我会跟她说一声。”


她微笑点头,走出病房。


***


“刚办完事,家里见。”


发完了简讯,城之内身手敏捷地单手把手机塞进大衣口袋里,左手则调整着紧绕在脖子上的围巾。已经是三月中,春季也该开始突破冬天的寒冷,神原名医介绍所的两名组合医生已经顺理成章地收拾好冬季大衣。没料到,今天突如其来的冷锋当了不速之客,冬季宛如缠绵不休的旧情人,断断续续在早已另结新欢的爱人家门口颠沛流离。


她是最喜欢春季。她则喜欢夏季带来的自由快活。


冬季嘛,她们俩仍然是得过且过、希望能日趋平淡、恬淡地度过。这凛冽季节激起那隐隐约约患得患失、揣揣不安,能被春季的鸟语花香掩盖才令人彻底平稳安定。


她潜意识摸了腹部。手术疤痕在肌肤上留的只剩不明显的痕迹,在她心灵里却留着永不磨灭的深刻印象:她们是在那段时候终于确认对彼此的重要性。没人明确表白,没人主动公开,只单单温柔手指碰触到脸颊、温暖食指卷绕发丝、润唇膏润过的嘴唇接触,其余的就不言而喻了。


城之内推开便利店的玻璃门,习惯性顺手捡起一贯爱吃的明太子饭团,正要排队结帐。某人昨晚的咆哮骤然在耳边荡漾:“嘛,不够钱买那买一送一优惠的哈根达斯!”


她不禁一笑,被心里的冲动推向电冰箱。


“欸…… 买一送一的优惠呢?” 专心审查着冰箱内容的她喃喃自语。


“不好意思,请问哈根达斯冰淇淋今天有优惠吗?”


“啊,很抱歉,昨天是优惠的最后一天。也好,今天天气突然转变,没人想买冰淇淋。” 销售员见到婷婷玉立的美女,不能自拔,格外亲切健谈。


“哦,原来是这样啊……”


城之内有些失望,食指本能地落在嘴唇下,审思着:在便利店原价买哈根达斯可太奢侈了,而忍受着空荡肚子折腾的她目前只想回家吞咽手中的饭团,所以到超市特地买冰淇淋也太麻烦了。


单亲妈妈总会特别节俭,对每月的预算一丝不苟。这月底还要汇款给在英国留学的宝贝女儿啊!


大门医生的哀求声却又突然言犹在耳:“冰淇淋而已啊,求求你!”


城之内摇着头,噗哧一笑。


***


“那么复活节巧克力彩蛋上架了吗?” 大门开始垂涎三尺。


“哈哈哈,未知子怎么一直想着吃啊?我没留意到,明天到超市去看!”


“看到的话记得帮我大吃一份!”


“恐怕不行…… 我还需要挤进芭蕾舞短裙喔!”


“对欸!下周的芭蕾舞独奏会!小舞真棒!这几年进步得不少啊!”


“真是多亏未知子的鼓励…”


“… 还有你妈妈不断的支持!”


“嗯……”


视讯途中,大门手机屏幕出现了恋人的头像:“刚办完事,家里见。”


“怎么了?”


“啊,城之内医生要回来了,我先去准备。”


“刚好午餐休息时间要结束了。好吧,未知子晚安!明天再跟你和妈妈聊!”


大门站起身子,开始整理麻将桌。加了班的她今晚一定很疲惫,回到家看到一切整理得妥妥当当,心灵总会舒服点,不是吗?还有,今晚一杯热腾腾的烤绿茶,应该会有减压作用。她对自己的主意很满意,怡然自得地点着头。


锅碗瓢盆交响曲。水终于开始滚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城之内医生,辛苦了。”


“呐!Surprise!” 城之内没回应大门医生的礼节,伸出手把还在塑胶袋里的冰淇淋递给了她。


大门神色茫然。


认识了十年的情人,对彼此的日常生活常规很是熟悉、很是舒服。但是,有时候脱离一下平日的习惯是如胶似漆的恋人维持热恋情感的秘诀。


大门对此“惊喜”迟疑不定。她现在是否是徘徊在岌岌可危的边缘?


她继续沏茶,默默思索着下一步。恋人手中的袋子里不会又是什么浸泡在米醋一夜的章鱼寿司之类吧!那时她满怀期待地把牙齿陷入亮晃晃的“寿司”里,结果尝到的居然是酸溜溜的浓醋味,好不文雅地急忙把嘴里的米饭都吐了出来。城之内、晶叔和牌友雀野在麻将桌前捧腹大笑。欸,等等,是雀野还是野雀?


回忆令她提心吊胆、惶惶不安,嘴唇不知觉开始哆嗦。她强颜欢笑,用力吞咽回顾酸溜溜醋味所惹起的无味口水。


大门持续忧郁着,城之内伸出的手开始发麻:“你不要,我就吃了啊。”


“啊?” 大门一听到是连城之内愿意品尝的食物,情绪激动,急忙扑了过去。她双臂水平伸展,摇晃不定,一拐一拐地漫步走向城之内。这时的她真像是…… 死不瞑目的殭尸。


麻醉医生俏皮地高举右手。脱下高跟鞋后,两人穿着毛茸茸室内拖鞋的高度差距不大,大门医生只能狼狈地蹦蹦跳,试图从恋人手中抢到美食。


数秒的挣扎后,哈根达斯冰淇淋终于到手,而童心未泯的她像中了彩牌似地喜出望外:“城之内医生!谢谢你!”


她双手紧握着城之内的肩膀,仓促地把她搂入怀里。大门短发传来一阵阵的淡淡樱花的清香味。看来某人很听话地用了她在大减价买回来的洗发露。城之内一时不知所措,全身僵硬:“啊啊啊,别挤得太紧……”


“欸,等等。怎么只有一个?不是买一送一吗?”


“别提了。”


“欸~~~~?!”


大门顿时恍然大悟,惊奇地指向城之内。原来睿智恋人居然出乎意料地偏离本性,破例挥霍以原价买了昂贵的哈根达斯冰淇淋!


被情人一眼看穿,她好害羞,宛如热恋中少女般底眉垂眼、歪嘴微笑,还无意识地用还冻结着的手指揉了后颈。


她被这样的她不停神魂颠倒。


大门瞬间回过神,莫名严肃指示:“跟我来!” 她一手提着塑胶袋子,另一只手握住城之内的手腕,带领她踏出医介所。


在春季边际的雪虐风饕立即迎面而来。


两人并肩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两人不约而同地颤抖着。


她咬了一大口:“在寒冷中吃冰淇淋…”


城之内被喂了一小口,舔了舔嘴唇:“…实在是太棒了!”


“原来你也了解?”


“能慢慢享用不易融化的冰淇淋,这大道理有谁不知啊?”


大门再次把诱人的一勺冰淇淋晃在她嘴边。这样被喂着,她吃在嘴里,果然甜在心里。


看到某人如此乐在其中,她无私温柔地说:“我吃够了,剩下的你自己吃吧。”


大门沉默不语,积极地点了点头。


她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着的她,猛然有所感悟。


原来她爱的,可是大门未知子的一切。

评论(10)

热度(86)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