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回家

“妈妈,再往下点,我现在只能看见你的额头!相机位于你手机的顶部啊!”


“啊,抱歉,小舞。现在看得到我了吗?” 


城之内博美握着大过她手掌心几倍的智能手机,轻轻感叹。她的手指灵活度确实比不上躺在她身旁的外科医生。连拿着手机和女儿视频通话也需要把手指弯曲得这么不自然。她身旁的这位嘛,已经累到熟睡得不醒人事了。为了蜂须贺的手术熬了几个通宵的她,即使过了两周隔离时间,还没恢复体力。看来,岁月果然催人老。


她看着她,感慨万千。对城之内而言,前几年的时间真的过得格外艰难。不过,现在她最深爱的人,已经回到她身边,不在遥远的纽约,不是坐困在咫尺天涯的隔离室。而最重要的是,她内心深处那被纽约经历所封锁的心房,也终于解开了。她终于像以往一样,对她敞开心扉了。


外科医生和麻醉医生之间的关系定义尽管没变,然而她们之间的距离感,是城之内在大门从纽约回来后就立即感应到。她试过跟大门聊起纽约的经历,试着帮她处理情绪包袱,但恋人只会冷漠无情地回覆:“我只需要点时间和空间。”


时间和空间,是城之内在这几个月里充足地给予大门未知子:她减少了在医介所逗留的时间、还每隔两三天会回自己的公寓睡。即使这样体贴恋人,她还是怀着心捏痛酸的感触。她不否认怀疑过她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淡化了,以前的热情恋爱期间是不是也因此结束了。两人之间的感情成了习惯,并非是喜欢、爱意…… 难道是每个恋情必经历的过程吗?


“可以看到脸了,妈妈!未知子好像睡了?你也该准备入眠了吧?今天天气冷吗?” 转眼间已经是青少年的小舞,还真细心周到,体贴入微。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了吧。


城之内疲惫不堪地轻笑着。她好想念自己的女儿啊。因为疫情关系,她们已经一段时间没面对面互动了。虽然科技发达让母女俩继续保持联系,但是没人会否认会面接触还是最亲切的。


不过,女儿将在18小时内回归日本。她要回家了。


“嗯,是的。大门桑正睡在我身旁。能感应她的体温,所以感觉没那么冷。你放心,她的心还跳着。” 城之内摆了个鬼脸。


对女儿公开了与手术搭档交往的事后,城之内还是坚持在女儿面前用上日本习俗的尊敬称号。


“哈哈!那好。当然会有心跳,也会带着体温啊!”小舞听了妈妈的话,感到疑惑。她很喜欢入睡前的妈妈:在这时候,或许是因为疲劳,或是夜间的浪漫黑暗,她似乎不那么拘谨,没那么严肃。


“啊,那是因为医介所多了个大门未知子!而那大门桑是没带体温的!”


“什么?!”


“是啊,晶叔不知怎么搞的,竟然破费买了个机器人版的大门桑,说什么要它瓣手术之类的,但目前这机器人只是帮忙打扫房子、一起打麻将这些琐碎事…… 不过,机器人果然超逼真!” 为了不吵醒身旁的恋人,城之内憋住笑意,令她满脸通红。


“天啊,晶叔也够疯了吧!”小舞随着大笑起来,暂时停止折叠衣服。


“是啊,明天你来了就能看到了……”


小舞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妈妈快要昏昏欲睡:“妈,你累了,去休息吧!我们明天在东京见!”


“好吧。好期待!”


挂断电话后,小舞把手机放回充电位置,继续收拾行李。几年没飞回日本的她,这次买了好多纪念品带回家。看来即使是使用近藤麻理惠的折叠方式,她可能不得不坐在行李箱上才能关上它。


啊,还有这几罐饼干呢!她看着手里的铁罐子,不禁一笑。这是未知子上次来伦敦表示过特别喜欢的哈洛德百货公司出产的黄油甜酥饼干。她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未知子见到她手里这些饼干后那双眼发光的表情!


或者该说的是,她怀念的不只是母亲,而是与她心灵年纪差不多的…… 妈咪,也称为麻麻二号。


那年未知子陪着城之内来到伦敦探望小舞,乘机亲自告诉女儿她们开始交往的事。当时的小舞伪装惊奇,但是她早就看出这手术搭档的关系并非一般“闺蜜”这么简单。因此,她也一早把未知子看成她第二个的母亲了。


看来,有时小孩子的直觉比成年人敏锐多了。


“干什么啊,大门桑!”


几年前的她们一家三口逛完了伦敦市中心,回到小舞的宿舍,妈妈调皮地用力拍了拍未知子的手臂。憨状可掬的她已啃了四块饼干的边缘,放回盘子上。


“这些都是我的了!”


城之内目瞪口呆,吃惊地摇着头。她…… 到底几岁了啊?


小舞把罐子小心翼翼地放入行李,忍不住笑了。三罐。这应该够未知子吃上…… 几天吧?


大门未知子,这位切入城之内一家而令她母亲如此神魂颠倒的天才外科医生,人在远处还怎么会不断地逗她笑?


看来,小舞从她母亲那里也继承了这个特征。


***


“Now boarding flight NH212 to Tokyo Haneda…”


小舞从座位上徐徐地站了起来,伸个懒腰。她想着需在那狭窄的飞机位置里坐上将近十二小时,就条件反射地摆了个瑜珈姿势。这可是她到处游山玩水的麻麻二号所传授的诀窍。


“好吧,该登机了!”小舞轻声地对着坐在她旁边位置的泰迪熊说到。因为安全距离规定,把小熊宝宝放在椅子上,根本不稀奇,也不会引人注目。她已经是个堂堂正正的青少年,出国登机会带着个毛绒玩具存粹是因为这泰迪熊的纪念价值实在是太高了。她紧紧地抱了手里的泰迪。


“I love you!” 小熊发出了个可爱的录音声。小舞慈母般地拍拍了它的头,微笑着。其实,说未知子呆是没错,说她对感情事会迟钝也没错。不过,她也有很浪漫的一面。再次回忆着几年前的那行程,小舞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她这样的害羞微笑,真的像极了自己的妈妈。


那年她们三人在伦敦的摄政街逛逛,走过哈姆雷斯大玩具店里的金泰迪工作室店面,童心未泯的大门灵机一动,毫不犹豫地转向城之内眨了眨猫咪眼。


小舞早就认出她撒娇样。


她的妈妈却每次都心软中计。


“城之内医生!泰迪熊好可爱!不如我们也来定制一个!”


“大门桑,请问你几岁了啊?”


“喔,不是给我的,是为小舞定制啊,那么她想你的时候也以抱抱玩具熊嘛!来!别这么扫兴!”


“欸,几时这么体贴?好啦,别再拉我袖子了啊!”


那时的小舞左手牵着妈妈的手,另一只却本能得用来遮住嘴巴。虽然年纪已经大了点,她周围的校友或许已经接近叛逆期,不过小舞还是觉得大庭广众牵着扶养她长大的单亲妈妈的手,一点也不尴尬。


但是,坦诚地说:那未知子嘛,带她出门确实有些让她害羞,很多时候会使她哭笑不得。这次并不例外。


城之内母女俩也只能无奈地被死缠烂打、不知羞耻地在大街上撒娇拉袖、四十岁出头的成年外科医生大门未知子领进定制泰迪熊店。


“欸!城之内医生快过来看!竟然还有手术袍给泰迪熊穿!还是紫色的呢!是不是?都跟你说了真的该定制一个给小舞晚上抱抱的啊!”


城之内只能歪头微笑回应,左手是插在手提包,紧紧地握住里面的钱包。钱包里的英镑可能就这样被年少无知的恋人孩子花光了。


“I love you!” 等着上机的小舞再次拥抱手里的泰迪。加上自己声音的录音当然是要格外付费,所以一路来节俭的城之内只让那成年恋人孩子加上个预先录制的卡通声音短言。虽然没像真人录音那么生动,可是小舞还是每次都被感动到。她这麻麻二号,即使深爱的是她妈妈,显然地爱屋及乌,也很疼她妈妈前次婚姻遗下的女儿。


“Last call for flight NH212 to Tokyo Haneda…”


拖到最后时间才登机也是她那妈咪所指教的。小舞抱着泰迪熊,拿起了背包:“东京,我终于要回来了。”


***


“我们回来了!”城之内母女俩随着滑开着的木门声热情地喊着。


“欢迎回来!”晶叔那熟悉声温暖了小舞的心灵。


“晶叔!”她扑过去,给了晶叔个大怀抱,一时忘了自己手里还握着的小泰迪:“I love you!”


温馨的一家人听了,一起开怀大笑。


除了坐在沙发上的大门未知子,还是一动也不动。


“未知子?”


“欸,小舞,那是机器人未知子,正在充电中,暂时没法回应你。”


“啊?!” 小舞顿时惊讶不已。这机器人也太像真人了吧!


“欸,那么晶叔,大门桑出门了吗?”


“是啊,她说有事要办,今晚不回来吃晚饭了。”


城之内毫不掩饰自己的反感。女儿终于回来日本,知晓时间的大门怎么会这么粗心,竟然不在场?还这么鬼鬼祟祟地“有事要办”?不会又是约了古怪男人吃寿司吧。她不由自主地感叹。本来是以为隔了一段时间后,大门在纽约经历引起的心灵创伤康复得七七八八了,昨晚两人的甜蜜时光也过得好自然。看来,恢复她们之前的那亲密、无拘无束的感情还是需要多点时间,而大门还是需要多点喘息空间。城之内想着,不禁垂下了头。纽约往事阴影何时才未了啊?


情感触觉敏锐的晶叔试图转移话题:“小舞应该饿了吧?不如我们早点吃晚饭?反正饭菜我已准备好了。”


“好的,谢谢晶叔。” 城之内依旧面无改色,有些敷衍性地回覆了晶叔。都是家人般了,她觉得没必要隐瞒她目前的失落感。


小舞乖巧地默默收拾餐桌,准备开饭。


“开饭了!” 晶叔还是没法活跃气氛。


机器人大门瞥眼看向餐桌,被小舞留意到了:“哇,这机器人可真逼真啊!”


“哈哈,是的小舞。你去摸摸看!你还可抬高她的脸颊,逼她向你微笑!机器人大门桑比真人更顺从人意呢!” 城之内一谈起机器人大门,心情开朗多了。


机器人大门好像刚随着对话强力吞咽。小舞转头瞪着它:“欸,应该是我看错了吧。不可能没电还能这么反应.…..”


她好奇地走向沙发,站在机器人前,蹲了下来,好让她们眼神接触:“天啊,太像真人了!”


“哈哈,对啊,小舞,昨晚跟你说得没错吧!”


小舞伸手触动机器人大门的脸颊,像妈妈所指示,试图让机器人对着她微笑。


“奇怪了,这机器人怎么没像妈妈说得那么冰冷?啊,应该是因为正在充电中吧。” 小舞一脸疑惑地看着沙发上的怪物。


“怎么了,小舞?被惊吓到了吗?” 城之内担心地走向沙发。


“阿嚏!阿嚏!” 闻到了自己恋人的熟悉味道,真人大门未知子再也忍受不住,情不自禁地连续打了两次喷嚏。


因为没法再隐藏自己的身分,真人大门也只好同时间张开双手向她亲爱的城之内母女搂抱过去。


“啊?!”


母女俩措手不及。


真人大门尽力用着卡通声模仿泰迪熊:“I love you!”


“喂!你们两串通好来耍我们吗?” 城之内用力拍了恋人的手臂。


城之内舞则只是享受着麻麻二号的亲密怀抱,乐在其中。


“欢迎回家,小舞。” 大门突然认真回覆,亲吻了女儿的额头,小舞随着把头埋在大门的胸膛。多年没见所激起的思念,可真不容忽视啊。


城之内博美,再次没法控制自己,还是轻笑地看着她心里最疼爱的两个人。


“不是有事要办吗?”


“欸,城之内医生,一家团圆,我怎么能不在场啊?”


她又眨了那大双小猫咪眼。她,也又心软中计了。


“大门桑,欢迎回家!”

评论(5)

热度(91)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