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保姆 (7) (完结篇)

师徒俩换好内室拖鞋,走进医介所。


“未知子,怎么样?” 神原难得一脸正经地问了徒弟。他已经习惯把女儿当作是三岁小孩子看待,自己有时真的是忽略眼前的这位已经是个快将近40岁的成年人了。


某人不负众望,用着跟她心灵年纪相似的语气回复:“很棒!”


她还激动地举起双拳,摇了几下,继续积极表示:“呐,晶叔,改次再有这种免费美食的宴会要记得叫我一起去啊!”


看她这副德性,晶叔自己都忘了其实问的是什么内容:“还敢说?叫你偷偷进晚宴,你却那么不识相地从正中间进场,搞到教授夫人们都气呼呼的。真的是没法带你出门。”


晶叔与徒弟谈话时,好像也随着幼稚了不少。某人,就是这么有影响力。


“嘛…… 都说了进晚会的门只有一个,我哪里会知道那么巧是那…… 鸟什么的会介绍贵宾……” 她孩子气地撅起嘴唇,拉着晶叔的袖子,撒娇着。


神原突然回过神,拍开女儿的手:“别拉拉扯扯了!反正我问的不是这个。昨天在她家过的怎么样?”


他强调了“她”那词汇。


她还是孩子气地嘟着嘴,保持神秘:“什么怎么样啊。就是这样。”


撒娇撒痴的她,还晃了晃身子,害羞得很。说着时,她本能地查看手表,心想:“她该找到纽扣了吧。”


神原也跟着笑了。徒弟她,真的被麻醉医生彻底迷倒了。


“你…… 有没有什么表示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某人假装懵懵懂懂,还是坚持傲娇着。


已经筹备得如此周到,连一趟网走都破费地独自逛了一天,难道手术狂徒弟呆萌到没采取任何行动?


“坐下,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喜欢博美?”


“诶…… 嗯……” 某人羞口羞脚,低眉垂眼地微微点了点头。


“那好。”


神原漫步走进房间,回到了麻将桌前时,手里事多了两样东西。


“诶!诶!不要!” 大门一眼就认出那盒子里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是哈密瓜…”


某人立刻在椅子上缩成一团。


“… 这是账单。” 晶叔把双手伸向大门未知子。


“怎么会有账单啊?” 她一脸恐惧,战战兢兢地把手伸向那张白纸,然后转头闭上眼,像是被迫摸个曾经浸透在毒药里的白纸一般。


“这是保姆费。”


她小心翼翼地张开眼:“到底几个零啊?”


慢慢掀开请款单的她,被账单的字惊愣了。


上面的不是数字,而是一行字。


“想爱,就用心、专一去爱。”


这可是要花一辈子才能还清的账款啊!


***


紫色手术袍的那位很自然而然地拿了一张小椅子,娇羞地坐在某人的身旁。单凭观察四人轮流丢的麻将牌,这位学霸小天才就看得出某人要惨败了。不过,某人其实果然每次都惨败。


她看着她,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她,就是喜欢这样独特的她。


“所以说是来自同一个家族?” 城之内对晶叔所提起的新病患深感好奇。


“好像是从堂姐妹来着。”


“那是几等亲啊?” 大门转头向城之内问道。


她嘛,目前眼里只有一个人,连打牌也不专心,明显的是想引起城之内的注意力。


神原经理人很好奇地观察着他两位配套名医,两人是同时间摸着脸,互相对话。他微微一笑,继续打牌。周围的其他牌友也是留意到了大门和城之内之间的互动变化,心知肚明,没必要直接问个究竟。三个大男人假装忙着打麻将,但是其实都在等着看好戏。


“好像是六等吧。” 麻将桌前的五个人当中,只有城之内肯认真地聆听大门的疑问,也很认真地回复了她。


“六等亲啊……”


“胡了!” 牌友和晶叔一起喊道,打断了手术搭档们的二人世界。


恍然大悟的大门发现自己又输了麻将局,狼狈地呐喊:“怎么会这样?”


城之内歪嘴一笑:就如她所预料,大门惨败。不过,她不否认自己是很喜欢看到大门这么委屈无助的一面。城之内边想着,边把手里的款泉水瓶子放在身旁的手推车桌上。她该从岸田卓也那里接小舞回家,要不然错过了女儿平时的睡觉时间,她又会大闹了。旁桌上的东西收拾好之后,脸上带着玄妙莫测的笑容,城之内站了起来,准备回家。


某人看到搭档要离开,焦急万分,心里的第一反应:“诶?她还没回复我昨天的问题!”


一时心急的她,丧失理智地不顾一切伸出双手紧紧地给了紫色手术袍的那位一个大大的熊抱。


她不会否认这是在“城之内博美”的“追求”系列的第二本里记载的方案。


是的,到了第二本了。


她果然好用心,尽心尽力地要专一。


“帮帮我!”


某人抱得可好自然。毕竟两人可是前天抱了一整晚入睡的喔。


那三个大男人继续伪装什么也没看到,企图只顾着谈眼前的麻将牌。


“放手!我要回家了!” 城之内压制自己想要抱回大门的冲动,手虽然本能地已捉住了某人的手臂,她还是维持情绪,顺着轻轻把她推开。


医介所的木门关了之后,大门还是一脸困惑:“嘛!就这么走了?”


“未知子,还打不打牌?” 晶叔冷酷无情地逼问。


大门从冰箱里取出了多一罐清凉啤酒,吞下了一大口,愁眉苦脸:“打!为什么不打?”


四人开始洗牌。


“哇,这是什么啤酒?前天在城之内医生那里喝的那牌子可好喝多了!” 她摆了个嫌弃样。


“嘛嘛嘛,现在只护着自己的女友了吗?” 牌友乘城之内已经离开,开始追问。


“什么话!快,打牌!” 她心口不一。


某人闷闷不乐,借酒与麻将来消愁,满头雾水:“纽扣的事不是她提出来的吗?自动搂了过来,也不是她吗?保姆费我都接受了啊,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误会了?面对面拒绝过,现在是以沉默不语来表示拒绝?”


她,很明显的,真的还对当时的天台交谈及其耿耿于怀,对话的细节她记得一清二楚。


可是第二个笔记本里已经没其他方案了。无计可施的大门未知子咬着拇指,默默摇头:“这可比手术还棘手多了。”


她打开了第三罐啤酒。这已经是比起以往多了一罐。原来喜欢上了人也可以会是那么烦人的事。


但是,无论几大口的冰凉啤酒顺过了她的食道,还是没法缓解她心里的浮躁与恐惧。


“啪!” 她反感地用力把啤酒罐摔在旁桌。


在麻将桌前发出如此巨响的“啪”声,在席的三个男人都以为她难得居然碰牌,都不约而同地愣住。原来只是一场虚惊。


神原看着如此惊慌失措的徒弟,只能强颜欢笑:他是有点担心焦急,但也好宽慰女儿把这感情视得那么重要。


“嗡!嗡!” 某人的手机震动声打断了进退维谷的气氛。


“打麻将时不能用手机。” 神原冷若冰霜地责备大门。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城之内”。是她传来的简讯。


“诶?” 捡起手机时,大门才留意到手推车上之前被她手机压着的一张字条。折叠的纸之间竟然是一把钥匙!


“解开门独一无二枷锁的锁匙,你留住一份吧。”


某人急忙打开手机,读了信息:“大门桑,六罐装的啤酒还剩四罐。你也知道我不喝啤酒的。”


“啊!啊!啊!” 大门这时候唯能欣喜若狂地大叫。


神原向后靠在椅子上,满脸期待地扬起眉毛。


大门笑得好灿烂:“大家,不好意思,我需要出门办公事。”


“未知子,等等。” 晶叔忽然说道。


某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拿了大衣走向医介所的木门准备换鞋出发:“什么事啊,晶叔?”


“这你也带去。”


他再次向大门伸了双手,右手掌里捧的是那熟悉的用布包裹的哈密瓜盒子,左手里则是大门前晚也收到的请款单。


大门迟疑了一会儿,晶叔却很神秘地鬼鬼祟祟加了一句:“这良机到了,她自然知道。”


某人太心急,也不打算再听晶叔含义隐晦的解释 —— 反正这时的她什么也听不进 —— 只是兴奋不已地赶紧踏出医介所,跑到大路旁叫计程车。


临走前,晶叔和牌友们三人捧腹大笑的声响在她耳边回荡着。


不过,某人与紫色手术袍的那位这时已经深深陷入了热恋情侣的梦幻世界,早已不顾旁人。


当然,除非是病患。


---完---

终于写完了!谢谢读者您一路的陪伴!希望您读得愉快!这次的写作挑战是想写个长点的系列文,结果真的成了对我而言的大挑战。因为私下生活忙碌,加上S7的剧情让我好疑惑,导致我居然首次写文被卡了。所以最后还是能成功完成这篇,我好欣慰。

会想要写这系列文也是因为想要把之前想到的一些小题材连串起来:我试过把这些题材分开写成单篇文,但不成功。然后侥幸想起第二季的第二和三集城门互动大差异(请看图),所以就决定写个晶叔助攻,两人暧昧到正式交往的小故事。

还是照样谢谢大家的鼓励、支持与评论,真的帮我把这篇写得更好。即使这样,文章还是缺陷多端,有着很多进步空间。我会继续努力。至于宽晶cp这题材,也是要谢谢私下交谈的网友。加进了这篇,我觉得还挺有趣。

好喜欢前几季DX给城门关系的脑补发挥空间。虽然我是不知道S7大结局会怎么收场(我是有些害怕所以赶紧写完文),但是我还是相信她们之间是真爱。

城门最高。

评论(24)

热度(6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