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保姆 (6)

下了几天的细雨,终于停了。公寓的女主人从卧房伸着懒腰走了出来:「おはよう!」


诶,不对。她不是女主人。她只是非常像女主人般地踏出卧室。


“早安,大门桑。昨晚睡得还好吧?”


两位神原医介所的医生暧昧地对了对眼神。小白兔阿姨走向餐桌,摸了吃着煎蛋吐司的小白兔后辈,精神十足地回答:“睡得很好,虽然是冷了一点,不过能够拥抱…”


“啪!”


某人的手臂又被打了。


“嘻嘻!” 小舞用细小的手掌遮住嘴巴。她从来没见过妈妈对任何人这么动手动脚,感觉特别有趣。平时每隔两周的玩伴都会在她房里过夜,这第一次来的成年人玩伴,原来是在妈妈的房间里睡了。小舞边咀嚼着妈妈为她切片的吐司,边观察着成年人的交流:她们之间的互动好特别。妈妈和其他同学的母亲们沟通时,都一贯显得格外严肃认真,从未像目前如此失礼。小白兔可爱好奇地专注着眼前的两位童心未泯的成年人,无意识地抓着头:“好神奇。”


“孩子在!”


“好冤枉…… 又不是……”


大门揉着手臂,满脸委屈,条件反射地开了嘴巴,原本是很想继续反驳。可是一抬头看见城之内医生张大双眼瞪着她,某人也就乖乖听话地没把话说完。


她患的果然是妻管严。至于几时才能成为妻妻,她们只能拭目以待,顺其自然吧。


毕竟,两人还没正式交往。


不过,某人有着想要改变现状的计划。她今早在浴室里匆匆忙忙地准备在“城之内博美”的“追求”笔记本系列里那未记载过的方案。这是她难得破例选择个没事先筹备过的方案,导致她比起在手术室里办着最棘手的手术还来得惊慌失措。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她,这个时候真的好希望手里有着昨晚城之内提出的“恋爱课本”来参考。想起昨晚那心连心的枕边细语,一股缓意潜意识地弥漫她全身。这滋味,这让她脸颊发烫及变色 —— 变成城之内正穿着的深红针织毛衣一样的红颜色 —— 的滋味,她坚决想一直感受着。不只呢。她还期待一辈子有着眼前的这位在她身旁风雨同舟,一直到老。


她看向表情已经从严肃变成了温柔微笑的城之内,不禁也笑着回应。她的肤色特别适合这红色毛衣:而她微笑时的眯眼,配上上扬的脸颊…… 大门未知子突然有着很想贴近手术搭档的冲动。


某人是希望这“搭档”称号不会只限于“手术”这方面。她无意识地交叉食与中指,期待着好运到来。不过,美食当前,她还是没法压制饥饿感。


“小舞在吃什么啊?好香!” 大门医生转移视线,毫不客气地靠向年幼的玩伴,问个究竟。她那霸道肚子才空着几个时辰,已开始为所欲为,叽里咕噜地喧哗了。


“嘻嘻!阿姨饿了!”


小白兔阿姨从揉手臂改成揉肚子:“城之内医生,能给我点吃的吗?”


“不行,前晚晶叔只提起要准备星期天的三餐,我还以为你今天会先回一趟医介所才去上班。我没准备早餐给你!要的话,我可是格外收费的喔!”


“诶?!收费?我可是为了当一天的保姆照顾小舞才过来的啊!什么话!是我向你讨钱才对!”


“喂!是我当你的保姆照顾你的好不好?你师父担心把你一个人留在东京会饿坏你!”


“诶?!”


这么的小争论后,两人就立即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默契十足地大笑了起来。那神原经理人嘛,看来是狡猾得很。不过她们内心是充满感激的。


“城之内医生,那么你应该买个哈密瓜准备收款。”


“哈?” 紫色手术袍的那位一脸疑惑。


“求求你就加上早餐的费用好了。我好饿!”


“呐!这是给你的!” 城之内淘气地把厨房里的多一盘早餐递给大门。这早餐,好丰富,比起大门平时吃的花生酱察吐司丰富了几倍。


“谢谢城之内医生!” 她双手握住搭档的手,孩子气撒娇撒痴地回复。


“好吧,你慢慢吃,我上班前会先送小舞上幼稚园。我们在手术室见。”


“不如一起出发?反正今天你早上也是要到帝都医院吧?”


“嗯。那好。” 城之内面无表情,轻声地回复。不过她现在心里的感觉可是甜丝丝美滋滋的。


“不过,还有时间,你也不必吃得那么快!别噎到啊!” 紫色手术袍的那位看到大门拼命地咀嚼着早餐,心里莫名地觉得有点心动。某人明显是为了配合城之内小家庭的日常常规才会不顾自己吃相,迅速吞食。


这城之内小家庭,能否容纳多一个人?


小舞突然打断了两位医生们的谈话,伸了手,把一张白纸交给了小白兔前辈:“小白兔阿姨,谢谢你过来一起玩!”


“诶?是什么啊,小舞?” 大门把对折成的白纸掀开。


“啊!”


“阿姨喜欢吗?”


“这是妈妈吗?而这是我吧?” 她指着铅笔画上的短发女子,向小舞问道。小女儿点了头。图上画的是大门未知子和城之内博美昨天早上坐在餐桌前一起捧着奶茶杯的镜头。虽然小孩子把她画成比较像竹竿那么瘦,但是她还是很感动:“谢谢你!”


“我们该出发了。” 城之内一边开始为女儿系鞋带,一边温柔地催着搭档。她可是不喜欢迟到的人。


“这门是会自动锁的吧?你们先出发,我穿靴子需要多点时间,可是我脚长,一两下子就会追上了。”


“嗯,好的。小舞东西都拿齐了吗?我们上学去!”


城之内牵着女儿的手,在公寓走廊开始向楼梯漫步。多几秒钟后,“哒哒哒”的靴子踩地声在后跟来了。小白兔阿姨握住小舞的右手,紧紧挤了一下,低着头向她微笑。小白兔同时间抬起了头,会以微笑。原来小白兔的灿烂笑容跟她妈妈的是一模一样。


这三人就这么温情蜜意手牵着手地走向公寓的正门。任何外人若看到这一模,唯一的结论只能是:这是多完美的小家庭。


***


神原晶拖着小型行李箱,小心翼翼地滑开了医介所的木门,然后习惯性的喊道:“我回来了!”


医介所暂时鸦雀无声。


“未知子?”


他换上内穿的拖鞋,望上楼梯:徒弟的房门还开着。看来她在麻醉医生那里过夜还过得够爽,没觉得有必要一大早回来医介所才去医院。也就是说,她们两的“约会”算是成功!


神原合不拢嘴,而这笑容是带着倦意和满意。他续着叹了一口气。他终于等到了。这手术狂的徒弟终于 —— 晶叔真的是忧愁了好多年 —— 找到心上人了!


他再次感叹。虽然心里是安心 —— 毕竟他是事先调查过城之内博美的家庭背景和人格 —— 不过稍微的不舍得也是难免的。他早已把大门未知子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虽然是从未在她面前这么直接表示过,但在旁的任何人都晓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仅是师徒或上司与下属那么简单。


他在厨房里准备煮水泡咖啡后,徐徐走向“客厅”。毕竟医介所是在旧的美容院经营,这说不上是什么客厅。他坐在麻將桌前,潜意识地从斜挎包里拿出皮夹子:这钱包也够破烂不堪,若它没带着纪念价值,他早就该把它扔掉。皮夹子打开后,里面的旧合照导致神原情不自禁地感到心酸:“宽君,看来女儿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了。”


他用拇指轻柔地抚摸着照片里那英俊年轻男生的面孔。这是两人在念医学时期心血来潮拍下的合照,没想到却是神原唯一保留着的珍贵纪念。


“单纯可爱的未知子真讨人欢心,像你极了。她单身了这么久,这些年来都未看到她为任何人如此着迷。你就在天保佑她们交往成功,两人有得互相依靠,到了我该走的时辰我也能安心。”


他继续喃喃自语:“博美她很杰出,虽然刚认识的时候会觉得她有些高冷,不过她其实温柔体贴,很善解人意。家境嘛,我没资格嫌弃。35岁直男版的我一定会对她动心。”


神原经理人细心周到地用绕圈方式把烧过的水倒在磨碎成粉的咖啡豆上,以确保边缘的咖啡粉也被热水浸透。一股香浓的正宗咖啡味道立即从中散发出来。


“还记得在古巴第一次见到成年的未知子,还顿时认不出是你宽君的女儿呢。不过,她那单纯的个性可真是你遗传下来的。你放心,就如我们之间的承诺,我在的时光会一直守护、保护、照顾着她。”


神原把泡好的咖啡倒入自己平时用的陶瓷杯,深深地嗅入了那咖啡的鲜甜香气:“博美的品味果然一流。不亏是富二代。”


他默默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继续回忆着:“第一次和她见面,就知道女儿为什么会在帝都第三医院的第一台手术里就留意到了这位麻醉医生。”


他开始轻笑。他那徒弟女儿被拒绝后一直耿耿于怀,搞到神原需要亲自出马:“难得当时博美会要求与我在简朴的奶茶咖啡店会和。查了她底细后,我好惊讶她竟然会对我不起眼的医介所感兴趣。原来她是另有目的。”


啜饮的咖啡一入口,那香浓的苦及甜味立马起了提神作用,神原就记起那天喝的是60%糖分的珍奶,味道可真不错。


“我能不能加个条件?” 她当时厚着脸皮问了。看她一脸尴尬的样子,神原大概也猜到了条件的大致内容,他谛视着她:“你说。”


“这个…… 晶叔,我能否多些机会认识大门医生?” 她双手指交叉着,不停地摆弄拇指。


神原拼着命不要泄漏内心的兴奋感,保持专业严肃语气:“你是说在私下认识吗?”


“嗯,我是这个意思。”


“你会打麻将吗?”


“诶?麻将?我没打过,不过我对将棋是挺有经验的,麻将我可以努力学。她…… 喜欢打麻将吗?” 城之内博美的脸颊开始染上了鲜红玫瑰花的耀眼色彩。


“哈哈,她是很喜欢,不过完全不上手。”


城之内羞人答答地摇着头,轻揉了后颈:“这样啊?哈哈,看不出她也会有失败的时候。看来医院外的她真的很不一样。” 与大门医生一起吃鲷鱼烧的情景再次浮现在她脑海里。


“你想多认识她,就在医介所一起打麻将吧。至于其他的,等良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神原像是在卖着关子,但还是不忘在小白兔主人面前吊个大萝卜。


“谢谢晶叔。那么这合约我会签,不过请您暂时不让我医院的同事们知晓。到时候我会亲自跟他们说。”


这“医院的同事”,大门未知子医生包括在内吗?


“好的,欢迎加入!”


神原留心地把合照放回破旧皮夹子里,喝完剩下的几口咖啡,看向时钟。啊,是手术时间了。他站起身子,深叹了口气,微笑着。这时的他,终于肯让那在眼眶里打滚着的眼泪自由地落下。


这可是安心落意流下的眼泪啊。


***


“妈妈,未知子今天会过来吗?”


城之内博美听到某人的名字,不禁随着笑了:“小舞乖。今天大门桑和鲨鱼叔叔一起参加了个纪念晚会,没法过来陪你。不过妈妈今晚准备了鳗鱼饭盒,到家了一起吃!”


“嗯,好的!” 小舞可真懂事,如此善解人意。


城之内母女俩默默无语地牵着手走向公寓。因为早上牵过某人的手,小舞感觉自己现在的右手特别空荡,使她的心情也随着垂下。昨天跟阿姨玩耍说笑,其乐融融,令人流连忘返。希望她改天能再过来陪她…… 和妈妈。


“叮当!”


城之内打开公寓门时,夹在门和门框之间用着白纸包裹的小物件掉在地上。


“诶?” 城之内博美弯下腰,把小物品捡了起来。


“哦,妈妈是什么东西?是糖果吗?”


“不晓得。来,一起拆开来看看。”


“嘶嘶…” 她把白纸撕开。


“诶?是纽扣,不是糖!不好玩。不能吃。”


“哈哈,嗯,是不能吃的。来,快进来,晚餐时间要到了。”


公寓女主人手里紧握着那纽扣,没再多说。不过她脸上带着的笑意她是没法掩饰的。


-----

第二颗纽扣:在日本习俗里,在毕业典礼男生会把校服的第二颗纽扣交给自己喜欢的女生,表示要交往的意思。

评论(15)

热度(4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