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简单

小舞视角

-----

“小舞,那这朵有几个花瓣啊?” 妈妈从花篮里挑了一朵花递给我,是在东京的大街小巷里很常见的蓝色小花。


“一、两、三、四、五!五个!”


我把天空蓝的鲜艳花瓣一一采下,一共是五个花瓣。小过我大拇指的花瓣跟着微微的春风吹落在碧绿的茫茫草原上。随风而飘的花瓣看起来好自由,好自在。即使这么无忧无虑,自在飞翔的花瓣一遇到自己喜欢的小天地,还是下定决心安定下来,与幸运的小草伙伴一起交叉着,不愿再随风飘浮。摇曳的细绿小草看到这完美的情景,也顺着随风起舞,像是在庆祝小花瓣与香根草的婚礼。


坐着面对着我这平时端庄得体的妈妈,浓密黑发无拘无束地被春风吹乱了,今天显得格外悠然自得。她这随心所欲,蓬头散发的模样,让我觉得好陌生,却又十分引人入胜。


“妈妈,为什么这朵花会被称为‘勿忘我’?它这么普通,应该是‘必忘我’才对。” 眼前手里被剃了头的小花朵有一些无辜可怜地怒视我,似乎在埋怨:“你把我头发都拔完,现在还敢讽刺我?”


可是明明就是这样嘛。


“哈哈,小舞,很多时候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反而最令人留念,最令人渴望。” 妈妈犹豫着,语气里含着她心里丝丝的牵挂。她把历经沧桑的右手伸过来,轻柔地抚摸我的头:“不是每次需要轰轰烈烈才会让人恋恋不舍。简单地度过每一天,也是一种福。” 


我朝着妈妈的目光窥视正大口吃着香肉包子而发出吧唧吧唧响亮咀嚼声的未知子:“嗯。就像未知子一样,简单的肉包子让她笑得那么灿烂。”


吃得沟满壕平的未知子听到我们母女两嘲笑她的对话,叛逆幼稚地中途停止咀嚼,张开嘴巴想要反驳。之前在她口里咬碎搅拌过的肉块和面包片一览无遗地展现在我面前。搅拌得还蛮均匀的。未知子咀嚼肌果然如妈妈所形容,比一般人类来得扛鼎抃牛,难怪眼前从野餐篮子里摆出来的所有食物在她狼吞虎咽下一一消失。


“你们……”


一块小肉从她七满八平的口中喷洒出来,掉在野餐垫上。


“大门桑,孩子在!都说了食不语!识相点好不好。” 妈妈摇着头,但口吻是充满爱意和滑稽感。


我憨状可掬的同班同学居然不听话,反而得寸进尺,倔强地把含在口里的食物用舌头推在上唇下的牙齿前,尽力调皮地对着我们两笑了一个。又一块肉和小面包片掉了出来。


“大门桑!” 无计可施的妈妈也只能无奈地往未知子的手臂用力拍了一下。出手听起来还挺重的喔。


“啊,又被打了!小舞,妈妈怎么这么暴力,爱动手打人?” 未知子搓揉手臂装疼的样子真可爱。


“嘻嘻!未知子太顽皮,该打!” 我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捂住嘴巴。未知子一脸不服气地站起身子,双手叉腰,顽固不化地嘟着嘴。


“我来了!” 片刻思索后,未知子猛然退了几步,张大双手向毫无防范的母女两奔过来,强劲地把我们揉入她怀里。在她暖和牢靠的手臂下,感觉像是被天使张开翅膀守护着,好有安全感。


被触动笑点的我们,笑得合不拢嘴,还被未知子轻推向野餐垫。我们三人翻倒在背,躺在垫上摆着“大”字号的姿势,望着布满零星散落云朵的蓝天,继续开怀大笑。这样的世界真美好。


未知子懒散地交叉双手当枕靠在头后,然后转头凝望妈妈。 躺在我左右两边的成年人虽然还是保持沉默,但光注视她们激烈的眼神交流就足以感应她们之间正沟通着很严肃且很重要的话题。她们眼神里的温柔、敬佩和信任…… 我在哪里见过?


未知子顿时恍惚中清醒,从妈妈保温瓶里喝了一口冷冻水,用手背擦干嘴边的水迹,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吞咽声:“啊。太爽了!” 她边说边伸懒腰,举动很像妈妈第一时间睡醒的姿态。妈妈看着她,嘴角自然而然地微微往上扬。

未知子看起来好自由,好自在。


“小舞,简单的花明明就是为了配艳丽的面孔啊。” 未知子从我小花篮子里取出了还戴着五个花瓣蓝帽子的一小朵勿忘我,小心翼翼的插在妈妈的右耳上,再把妈妈的发丝往耳后挂上。妈妈本能地微笑时,脸上透露了内心深处:满怀喜悦中混杂着一种深深的欲望,还有稍微的…… 恐惧?


未知子缓缓地靠向妈妈,但突然像被一个无形的傀儡师控制住,立即后背僵硬,身子愣在个很不自然又很不舒服的倾斜角度。妈妈和未知子凝望彼此,两人同时发出精疲力竭的轻声感叹。


我把未知子放在野餐垫的智能手机捡起来,拍了这对手术搭档的合照:并肩坐着,双眼深情款款地遥望远处的乌云,像是面对着模糊不清的未来,使得两人的眼神里含着浅浅的希望与忧郁。


未知子瞅着我摆在她面前的手机屏幕,竖起大拇指,以乐慆忧地微笑:“好美。” 之前的欢乐气氛被一股我无法理解的黯然销魂所取代。我发觉自己的心情也跟着降了下来。


我按了“0718”来解锁未知子的手机。手机影集里大多数是我之前乱七八糟拍过妈妈调皮捣蛋的鬼脸,还有几张妈妈和未知子的自拍合照。在未知子面前的妈妈是这么放纵的喔!


我继续浏览照片,停在一张我未见过,昨天拍摄的图片:一张牵手特写镜头照。图里的两个手掌心紧紧相握着,手指交错。我欣然认出把我辛苦抚养长大的右手,这一定是妈妈的。凭指甲油的浅粉红色且让我认出了另一只手一定是未知子的。她们在照片里的中指上也戴着相配的哑光银戒指。我把手机放回原处,举起未知子垂下着的左手开始触碰她中指上的戒指。


“要拿来玩吗?” 未知子温柔地问。


“嗯。” 我点了点头,伸出了手。未知子摘了还带着她体温的银色朴素戒指,放在我掌心里。我好奇地用手指随着戒指的弯曲触摸着,停顿在戒里的雕刻,仔细审视词汇:“Hiromi”。可惜是我不识的英文字母。


两个大人没把我思索飘荡放在心上:未知子吞咽着刚开过的啤酒,妈妈只习惯性地喝着自己的冷冻水。她们依旧默默无言地欣赏眼前无边际的草原。


妈妈观察我玩完了戒指,就递了一块鲜血红的西瓜片给我:“来,吃一口,不然大门桑要把所有食物都吃光了!”


未知子毫不迟疑,立马弄鬼掉猴,伸舌头,扮鬼脸。被逗趣的我们三人又捧腹大笑。她活跃气氛的能力真是无与伦比的。


我专注仰望坐在我面前的两个成年人,心血来潮,拿起妈妈的右手,未知子的左手,让她们掌心相对。 除了刚才的照片以外,我从未见过她们两牵过手,但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个陌生的手势。 毕竟,妈妈和未知子在接我放学回家时总是会牵着我的左右手;在婚宴席里,爸爸也一直和他的新护士妻子紧密牵手。 观察了这么多不同场景,我只能断定这样的手势一定是只与最爱和最珍惜的人一起联手做的。


两人的掌心接触造成的体温交流,搞得妈妈和未知子脸上出现了如西瓜片的深红色调。未知子正想握住妈妈的手,却比妈妈慢了一拍 —— 她已抽回还戴着戒指的右手,假装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未知子瞪着空荡荡的左掌心,心里的困惑与忧愁毫不遮掩地展现在曾经戴着灿烂笑容的面孔上。她的眼神随着心里的沮丧,也往下堕落。


“妈妈,为什么不能跟未知子牵手呢?”


她对我的问题感到震惊,目瞪口呆地瞧着我,一时无法回话。 未知子则一脸好奇地盯着妈妈,心里似乎也有着与我相同的疑惑。


“小舞,乖,长大后你就会明白了。很多事在大人眼里没这么简单。”


我静静地想着:有什么事会那么复杂呢?流浪飘浮的花瓣也能找到自己的安乐窝,那我身旁的这两位重要人物怎么还看不出哪里才是真爱所处之地?


“妈妈,不就是未知子当麻麻二号这么简单吗?”


我的话一出口,妈妈和麻麻二号同时愣了一会儿。


秋季带着的凉爽微风还继续地吹着,可是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意流穿过我的身子。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那自由自在飘浮着的小花瓣,飘过已拆散的岸田家庭、爸爸和护士妻子的新家庭,再飘向妈妈和麻麻二号的这对,决定安顿下来。小花瓣终于找到了带有归属感的小家庭。


麻麻二号向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瞻望万里无云的湛湛蓝天。在她抬头之前,我已留意到她眼眶里打滚着的那粒小珍珠眼泪。她抽了抽鼻子:“好可恶的花粉过敏。”


妈妈松了双肩,身心明显地舒展开来。我简单的一句话仿佛允许她把肩上最后的重担卸下,把心里最后的枷锁解开。


她泪汪汪地深情凝视着我:“是的小舞,没错,就这么简单。”


妈妈伸出之前缩回的右手,紧握着麻麻二号原本空虚的手掌心,再细心地把自己手指与她的交错。摆出的手势跟照片里的一模一样。


我抬头凝望妈妈:她终于看起来好自由,好自在。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