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Doctor-X 入坑之记】SP

事先说明,我没像平时一样细看SP,所以这篇会比较短,也可能会忽略到小细节。请勿见怪。


拖了很久才终于肯坐下来写SP心得,为了要这工程完整所以还是“逼”了自己写下。会拖那么多天才重看完是两个原因:SP要花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有些没耐性(我还加快了速度看,也只刷一次。最近心得文我会重看至少两次,用不同语言字幕来看。);SP的城门互动不多,平时的麻将桌/医介所私下互动被医院会议/手术取代。也说不上不甜 —— 也算新鲜 —— 可是我比较喜欢她们私下很自然的妻妻搭档互动。医院里会比较专业,没那么逗笑。大门也没那么幼稚。

说到大门,她在SP里因为手受了伤,所以我们有机会看到她脆弱的一面。看了也好心疼。可惜不是城之内在旁安慰、照顾她,反而是来了个新角色当她救命恩人。我首次看SP还未入城门坑,真的以为这会是个爱情线,可是觉得赤木源和大门本来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也因此不登对。疗伤时的大门顿时失去自我认同,可是最终她的世界是都市、是医院,而不是偏僻荒野。手术狂的她也需要继续办手术,继续根治病患,而不是当家庭主妇照顾小孩子。

这里让我很敬佩赤木源,即使他知道带大门回医院会使自己的儿子草太伤心 —— 像是再次失去妈妈的痛 —— 他很清楚地知道大门是属于什么世界的人,也并不自私地要求她留下。或许他也没喜欢上大门,但对她也应该算是有稍微的好感吧!大门在他面前真的好像个贤妻良母,怎么能不动心呢?

SP描述这样惊慌失措、失去自我认同的大门让我想起了当一名杰出的麻醉医生对城之内的重要性。她在 S4E11说的那句话很让人留念:“手术现场总是紧张不断,虽然有时侯会让人怕得想逃避,但是,听着病患生命征象的声音,我就觉得自己也活着,能感受到自己和病患一起度过的是何等充实的一段时间。”

虽然也重视当妈妈的责任,她并没忽略自己在社会的贡献是她自我认同的关键部分,所以生了小舞后还不愿放弃行医。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岸田和他父母要城之内放弃事业来照顾小舞,她没法做到,反而干脆和岸田离婚。(虽然离婚原因在剧里不明确,但这应该也是原因之一。)

城之内会和大门这么合得来也是因为医德和价值观如此一致,然后日子久了两人更志同道合。

很喜欢加地和晶叔在酒店房里的对话,因为我觉得他们点到了大门内心的疼痛所处。

加地:“对外科医生来说,惯用手是仅次于生命的东西。”

晶叔:“对她来说,或许比生命还好重要。”

💔


大门手虽然恢复了,但心灵创伤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疗愈。最主要是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平时的自信满满心态已九霄云外,自己的口头禅顿时说不出口。幸好赤木源很识相,知道怎么帮大门走出这苍凉阴影。首先他提出了自己妻子因手术失败而过世,这有再次激发大门对手术热情的效果。然后赤木源提醒了她:她不能就此放弃上天所赐给她的手术天分,因为这世上还有需要她的病患。然而,信心是容易失去却着实是很难恢复的。大门和赤木源的对话很留念。

赤木源:“你是不会失败的吧!”

大门:“那是受伤以前的我。”

赤木源:“狼从洞穴里出来的时候也是害怕的。可是,一直躲下去会死的!你也一样。用你的手,去救只有你能救的命。”

SP称大门为狼终于称对了!

除了大门以外,我觉得SP缺少其他角色的个性发展,是跟平时DX的差异。

是因为这样我才意识到自己喜欢DX原来也是向往其他医生在大门的影响下经历的医德成长。SP少了这点我有些遗憾,但也明白SP原本就应该当电影来对待,在两个小时内是不足以让其他角色有所突破。角色都以刻板印象出场,而城门粉丝俱乐部的海老名、加地、原都专属为搞笑角色。

搞笑情景是必须的,以免SP太虐。看大门那忧愁脆弱的样子真的好心疼。她会低声下气地要求加地求救,还对病患冰室光二郎(名字带着“二”是因为他是SP的第二为患者;第一位是议员一之濑爱子)说了:“加地医生是我最信赖的外科医生。” 这是对加地的肯定,但听大门这么夸加地,听了反而好心酸。平时高傲自大地推开巡房队伍的她,意识着自己手腕被石膏包裹着,在医院大堂只能狼狈地让路。💔


因为是SP,我写心得文的方式比较不同。我不打算再多聊剧情,就干脆剪下自己喜欢的一些场景(是专注城门互动)。


医院大堂:

这段好甜啊,平时在医院会比较高冷的城之内见到大门就马上开始温柔地叫:“大门桑!”❣️

原来女儿小舞出国留学了—— 年纪轻轻就单独出国有些不对劲,虽然是剧情方便可是…… 城之内,你是不是太过偏心了?然后要求一起出差好甜!

甜舌:“所以让我也跟着你一起吧!”

大门:“行呗!”

❣️❣️❣️


会议室:

这可能是我在SP最喜欢的场景了!好难得城之内会陪晶叔和大门一起潇洒进入会议室,也和大门当配套一起被介绍!

城之内自我介绍时当然比大门客气。

城之内:“我是麻醉医生城之内。请多指教。”

大门:“外科医大门未知子。”

🤣

大门列出一律的“我不干”时,城之内一脸地笑意和爱意,太迷人了。没办法,再剪来分享!


术前会议:

又是内/外科纠纷,可是也没什么机会讨厌内科部长,只能嫌他们又是遵命一族。

毒舌:“原来这里也有遵命军团啊。”

城门之间一直在交换眼神,好甜蜜。❣️

好喜欢大门离开会议室时的逗笑非口头禅。

大门:“我可…… 不是什么打工的。” 🤣


记者招待会:

这里好像是第一次听到大门在众人面前委屈地说:“因为我失败了。”

虽然受了伤是因人所害,跟她失败不失败没关系,可是大门觉得自己没法守对冰室的承诺,算是她当外科医生的一个失败。城之内听了大门的话,脸上的沮丧也好明显。城之内看了一切好不耐烦,好不甘心,向自家经理人发了个毒箭。

毒舌:“我说晶叔,你别是收了人家的封口费吧!”

晶叔默默无言,试图避开她的目光,城城更加没耐心听他解释:“猜中了啊。”

这里晶叔也发觉到原来自己被黑须骗了,搞到亲爱的徒弟被陷害,而大门就这样溜走了。


寿司餐馆#1:

原来晶叔会被吊销行医执照也是拜黑须所赐,以前还以为晶叔是贪钱而办了非法手术才会失去执照。没想到他果然是有医德,不是贪得无厌,反而是因为一视同仁地尽力根治患者才会被陷害。真正贪得无厌的是黑须,他这样的败类也能有好成就:在日本医界有所认同,成了数一数二的医院院长。真让人不甘心!可是有时现实生活果然会如此残酷,如此不公平。

城之内在这里尽力安抚岳父晶叔,好温柔啊。


寿司餐馆#2:

大门的外科医生同事们还蛮担心她的安慰,可是这海老名还是真不识相。

海老名:“以前行医救人的她,现在跟铁枪猎人在一起。”

城之内:“大门桑回不会不再当外科医生了?”

可怜的城城!是担心自己心爱的人被抢走了吗?💔

现在想想,大门好像真的跟单亲家庭很有缘。


手术:

大门疗伤后,总算被赤木源带回医院。虽然起初她是很担心自己的手恢复后没像以前那么敏捷,可是累积了几十年的手术经验,手指肌肉记忆没辜负她。手术一开始,右手一握住手术刀,那受过伤的狼就如鱼得水般地恢复了自信。看了好欣慰啊!果然是熟能生巧。

手术也是拿来介绍大门独特的握剪刀方式给新的观众认识。还有,她爱手术变更的行为也在SP出现。这次城之内居然感到惊讶,可是没出口迟疑。城城,你是不是一个月没和大门办手术,忘了她一贯的作风?

最后还是给了黑须一个弥补的机会,晶叔在观察室里的表情意味着:“至少你还有些良心!” 大门之后还会向黑须道谢,看来她真的好天真,自己被陷害了也不知。所以我真好奇晶叔或城之内有没有向她提起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没事,毕竟大门是不顾这些琐碎事;只要冰室能痊愈,并能参加滑冰比赛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

手术后,大门难得向大家道谢。一个月没在手术室里见,当然也没忘要深情款款地望看老婆搭档啊!


寿司餐馆#3:

医生们看着记者招待会时,城之内好反感,编剧不忘了要强调城城的毒舌个性。

加地:“他们还真是喜欢记者招待会!”

原:“也不知道是为了谁开记者招待会。”

毒舌(都不愿瞥眼看电视):“当然是为了自己。”

然后直接关了电视。🤣

毒舌:“海老名医生,你还能悠开地吃寿司吗?” 🔥


在请款时,晶叔认定黑须是伤害自己徒弟的幕后主使人,所以加了抚恤金费用。其实这里不是晶叔贪钱;他是借用请款来警告黑须不能再想伤害大门。这是晶叔维护大门,为她出头的方式。在S5E6里,晶叔也为了维护城之内,为她打抱不平,指责了代替麻醉医生瓜田:“希望你这种人别侮辱我们家的城之内博美。” 可见到了S5,城之内在晶叔眼里也是个重要的人物了。(那么在S5结尾把城城一个人留在日本呢?呜呜呜!)


麻将桌:

终于看到了麻将桌互动!哎呀,这个私下甜点怎么在最后才发!城之内好为自家的外科医生感到自豪,一脸敬佩、爱意,太甜了!最后还一起逗笑晶叔,两人太可爱了!


其他小细节:

  • 海老名又来个吃纸情景。你真的太可怜了,可是我笑到半死!

  • 大门竟然会和冰室握手,合照时还笑了一个!

  • 大门傻乎乎地以为馒头盒子里只装了甜点…..

  • 加地啊,以后请不要乱诅咒别人!

  • 海老名、加地、原三人到野外找大门时,真的又是笑场。三个大男人听到打猎枪声就脚软,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 原对大门喊的“Come back!”是拿来对比S3E9他向加地呐喊的同样一句

  • 晶叔在小数点后加个零不等于没变数量吗?🤷🏻‍♀️

-----

好的,终于可以恢复主播。S4见!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