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小白兔阿姨

小舞视角

-----

“小舞,我回来了!”

“耶!妈妈欢迎回来!”

“藤川女士,真谢谢您又帮我照顾小舞了。”

“没事,我们是邻居,你就别这么客气。” 我帮忙藤川奶奶收拾着我和小田姐姐一起玩的积木。今天妈妈为了办紧急手术拜托小田姐姐的祖母帮忙从学校接我回家。

“藤川奶奶,拜拜!小田姐姐,拜拜!” 好喜欢跟姐姐一起玩,改天见了!

“妈妈,今天的手术办得怎么样了?又有是和小白兔阿姨一起办吗?”

“小舞好乖哦,好体贴妈妈!是啊,手术是和小白兔阿姨当主刀医生,加地叔叔当第一助手。可是这是小白兔阿姨在医院工作的最后一天,她和医院的合约今天结束了。”

原本兴致勃勃的妈妈谈起小白兔阿姨要离开医院的事,口吻突然有些伤感。

“那妈妈跟小白兔阿姨玩得开心吗?”

妈妈听到了我的疑问,莫名地差点把正喝着在冰箱里冷却过的矿泉水喷出来,反应过来后立即拿了纸巾擦嘴。

妈妈很少在医院交朋友,平时工作回来都不会有精力和我谈起医院的事件,除非是和爸爸有关的事。即使也常会敷衍带过,而我学会不多追问他的琐碎事。可是妈妈坚决不在我面前抱怨或说爸爸的任何坏话。

这几个月来妈妈对工作的态度和希望有着180度的改变,虽然工作照样忙碌到会使得她腰酸疲惫,可是她放工回来带着的精神是我前所未见的。问起的时候她说在手术室遇到了一位“神秘女外科医生”,而隔几天后,形容词汇会从“神秘女外科医生”改成“小白兔阿姨”。妈妈还会很乐意地形容和小白兔阿姨一起进行 —— 大多数会很精彩 —— 的手术。

当时我问了:“你们怎么会这么多次一起办手术?” 因为我印象中妈妈偶尔提起手术室的经历都很少会与同样的主刀医生连续办几台手术。应该是好朋友的关系?毕竟我会很期待能跟小田姐姐和同班的几位好朋友一起玩。是一样吗?

“我没特地要求安排,所以也不知怎么会这样巧。” 妈妈那时有些矛盾地回话,然后接着转移话题。我猜是因为小白兔阿姨要和妈妈做朋友吧!


妈妈伸着懒腰,开始筹备晚饭。


还记得鲨鱼叔叔来陪我玩的那天是小兔子阿姨先打了电话给妈妈说要帮早纪姐姐办紧急手术。我当时好为姐姐担心!幸好她安然无恙,妈妈说是多亏小白兔阿姨愿意相信姐姐。那天好好奇为什么小白兔阿姨会送妈妈回家,毕竟天还亮着而且鲨鱼叔叔又不是什么不识路的小孩子,不必阿姨接他回家。有时候真的觉得大人的事很难理解。

到家后,妈妈好像对小白兔阿姨很感兴趣,也很敬佩她的生活经历。她和我回顾了小白兔阿姨在三分钟内取出了循环在早纪姐姐血液中的异物。原来她是小白兔英雄!然后妈妈还提起了小白兔阿姨在古巴战争医院行医的事。我都不知古巴在哪里,可是听起来好像是个很遥远的地方。


妈妈忽然从厨房喊到:“小舞,妈妈打算辞去医院体制内的工作,选择当自由医生。这样我们不用搬去名古屋了。小舞喜欢这样的安排吗?”

“嗯!” 我积极点头赞同。能继续上同间学校,回家后还能和小田姐姐一起玩,好兴奋!还以为年底需要搬家,而且是搬去离爸爸很远的中部日本。


可是好处不至于不必搬家吧!


“哦,妈妈当自由医生就能永远和小白兔阿姨一起做手术吗?”

妈妈默默地点头向我微笑,从厨房走到饭桌,伸了手摸了我的头:“是吧,会成为名医介绍所的同事。”

“那么,鲨鱼叔叔呢?会跟我一起玩吗?”

“哈哈,小舞,会啊,你想念鲨鱼叔叔了吗?”

嘻嘻!

“嗯!太好了!妈妈请当自由医生!跟小白兔阿姨在一起!” 我亢奋地把紧握着的拳头摆在下巴前,瞪大眼望着妈妈。


“在一起?!” 妈妈顿时满脸通红让我想起了不久前爸爸在众人面前夸她貌美如花时的样子。那是他们还未离婚的往事了… 虽然才一年半载的时间,可是感觉恍如隔世。妈妈试图掩饰自己脸上的尴尬,习惯性地用手摸着后颈 —— 这是她潜意识当不好意思时会立马采取的行动。而她歪着嘴微笑的面孔使我回忆起曾经挂在客厅里妈妈穿着婚纱的照片。能看妈妈笑得如此灿烂,我心里猛然充满了浓厚的温馨感。


好喜欢这样幸福快乐的妈妈。


“妈妈和小白兔阿姨一起做好朋友!” 我解释着,脑海里刻不容缓地捕捉住妈妈现在的意象。

“啊,原来是这样。可能吧。” 深思着的妈妈果然像爸爸所说的如此漂亮,难怪爸爸几天前会哀叹偶尔还会思念妈妈。


“好啦,小舞饿了吗?开饭了喔!”


我踊跃地举起双臂:“开饭了!” 


原来高兴到忘了自己好饿喔!

评论(6)

热度(4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