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大扫除 (上)

“啪!”


塑胶手套击中手腕的声音好刺耳,麻醉医生城之内博美的脸色好难看。好端端奉公守法地准备好当多年搭档的助手,却无缘无故被挨打,不气才怪!


“搭档”、“生意伙伴”。这些词汇听了会使两人尴尬微笑,会使旁人无奈摇头叹息。谁都知道她们没“朋友”、“闺蜜”那么单纯简单。是人的,都会轻易地把她们的关系看穿。


“干嘛啊,大门桑?!” 身手敏捷的她,没打算让罪魁祸首那么轻易把手收回。她赶紧伸出手,捉住了外科医生大门未知子的右手。


这样握住她的手腕,感受到她强健的尺骨和桡骨,好精致。但是单薄的皮包着骨,城之内手指能环绕的手腕,感觉也好瘦弱。


她瘦了。


看来真的要带她出去多吃几顿好的。“只不允许她吃章鱼寿司。就唯有这限制。” 城之内心想着,完全没法克制自己心底浮现出那酸溜溜味。


都是过了几个月的事了,她也深知某人的心意,但是感情这回事,要是能这么简单地被理智大脑用逻辑去分析与控制,那还是“爱”吗?她们两人之间千辛万苦酝酿出的情怀,不是哭得撕心裂肺的男人用几句花言巧语能够轻而易举摧毁的。只不过,城之内不会否认自己还是对蜂须贺深怀疑心,不信任的是那孤独寂寞男人的私心、与某人的天真。


即使,她对大门是有着彻底的信任。那晚无理失态,一不小心问了她:“妳喜欢阿蜂,对吧?” 她其实知道这么问是粉碎了大门的心,所以事到如今,城之内对此还深感歉意,不断自责,无法原谅自己。她本能地轻摇着头。


爱一个人,不一定会十全十美。相反的,十全十美的,肯定不是真爱。城之内都是四十出头的人了,对爱是没带着任何野蛮的好莱坞式浪漫期盼,但是她是很想一心一意地爱着大门。至少对她而言,这么的用心、这么的陪伴、这么的临危不顾来并肩作战,都是在她控制范围之内,也是她会全力以赴的。然而,续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却仍然导致成失败的婚姻,城之内偶尔会对爱情产生患得患失的冲动,一点也不稀奇。她知道这心里障碍需要时间来治愈:往事阴影不是说要散就散,可是有着心爱的人一路的贴心陪伴,她在所不辞。


她凝视着某人:“哪有这么容易放过妳?”


这时的她听起来真的是生气了。


“啊!城之内医生,我的双手很值钱,不能抓坏啊!” 某人用着求饶的口吻,孩子气地向恋人求救。


“哼。那你是说我的手不重要吗?喂,你别忘了谁是…”


“…指挥家。对,对。你是指挥家!” 大门向恋人鞠了一躬。九十度的鞠躬 —— 她好诚恳。


“我是好心帮你大扫除,你不稀罕就免了!” 她撅着嘴,把某人的手微微甩下,双手在自己胸膛前交叉着,但是脸上的歪嘴微笑,某人一眼就看透了。


“嘛…… 城之内医生,我是逗你的啦!请帮帮忙吧!晶叔又莫名其妙到了新加坡一趟,还说要我在他回来之前把自己的房间整理好…… 帮帮忙吧!好人做到底?”


“他最好带多一台机器人未知子回来!机器人比真人乖巧多了!”


某人拉着恋人的袖子,眨了眨小猫咪眼:“我也能很乖喔,博美。”


双颊发烫,满脸通红的她,无意识地揉了后颈。这可是某人只在浪漫甜蜜时光才会说出的称号。听到她这么叫着自己的名字,嘴角向上扬的她,没法憋住笑意:“好吧,别玩了。我们开始收拾吧。一年一次,应该不难。”


“还好,大多数要整理的是书架上的方案笔记本。”她突然一脸正经地回答。


“嗯。你也戴好手套吧。这双手很值钱喔!” 她把一双全新手套递给某人,不经意又触碰了她的手腕。


某人潜意识揉了揉手腕:“其实被妳这么握着手,也挺舒服的。”


“啪!”某人的手臂遭殃。


“啊!”


看着某人在医介所里戴上手套使她想起她患上拉沙热的那刻。她强力吞咽,转头看向别处。当时以为可能会永远失去自己最心爱的人,焦急万分、惊慌失措,心底因内心混乱,居然在晶叔面前不由自主爆哭了。晶叔也随着没法控制情绪,岳父与媳妇俩,就这么在麻将桌前紧紧拥抱、互相安慰…… 患难见真情,她彻底领悟了。


大门默默地戴好手套,轻轻地靠向城之内,温柔敦厚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徐徐地挤了一下。“我还在”,她就这样意味着。


“呐,机器人未知子要是真的这么厉害,怎么不叫它过来大扫除呢?”


她是转移话题的高手。


“晶叔昨天心血来潮把它带去服务中心,说要软件降级…”


“哈?”


“… 说什么赢了太多麻将局,根本不像真人未知子!”


“喂,你…”


城之内不顾大门的辩驳,淡而无味、手术室内专业冷酷般地插了嘴:“大扫除开始!”


“哼!” 她好不甘愿地出了一声,接着还对着恋人调皮又挑衅地吐了吐舌头。


即使再不服气,刁蛮任性的她仍然还是乖乖地听着指示,心甘情愿地让这位指挥家指挥着她的一生。

评论(7)

热度(80)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