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触碰

大门未知子把笔记本电脑合上。参考病例的时间够长了,她的双眼累得眼眶潜意识含着温暖温度的泪水。


不识的人,还真会以为她为情所困,默默哭泣。


她一声不响,伸了手,扭开电视机。这时候的节目一点也不引人注目,开着是为了让大脑废的时候,医介所的客厅不会鸦雀无声。纯粹是为了寻找些背景杂音而已。


有时,夜深人静那震耳欲聋的沉默,一不小心,会让人胡思乱想、惊慌失措。


她习惯性地走向冰箱,打算喝掉那最后一罐啤酒。没料到,冰箱里是填满了啤酒罐。恋人今天一定是在回家途中买了个六包罐装啤酒。“这样比较划算。” 她,会这么说。


城之内博美合起书本,从麻将桌前立起身子,走向厨房。恋人她,终于办完公事,不,对她而言,手术不是公事,而是兴趣、专长。


茶杯已经在厨房桌上。水,也已经煮好了。她喜欢在傍晚喝的茶,茶包的包装已掀开,茶包已放进她专用的茶杯里。


她把水倒进茶杯。水的温度,刚好。


两人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双眼凝视着明亮的电视荧幕。


但,没人在留意剧情。没人在听节目对话。


她,坐得斯斯文文,双腿交叉着,紧握着茶杯取暖。


她,则有些失态地把细长的双腿跨过恋人的股四头肌,双手交叉当枕,靠在脑后。喝到一半的啤酒罐,放在咖啡桌上。


不过,在自己的家,和自己如此熟悉的人,没有“失态”这回事。


她,把带着舒服温度的茶杯贴近恋人的大腿上,让她也一起取暖。


两人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日剧结束,看着下集的预告。


她,像之前开着电视机一样,熄灭了荧幕,坐起身子,把脸贴近恋人。


两人肌肤触碰的时候,电波流动,熟悉自然,却仍然刺激。


茶杯,现在放在啤酒罐旁。


她,亲吻了她,流连忘返地轻咬着她的下唇。


“大门桑,生日快乐。”


两位熟悉的恋人,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度过一方的生日。


她,好喜欢。

评论(9)

热度(8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