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马尾

走到楼梯的顶端,大门未知子伸出右手,紧握门把,用力一拉,一阵东京十月的夜晚凉风直吹向她的脸庞。风中的凉意有助于提神,但是左手捧着的玻璃杯内容才是她正需要的能量饮料。这些年来的术后习惯没什么大变化,但是透明液体并没有十年前的黏稠度。

  

大门一手轻轻旋转玻璃杯,一手整理略微凌乱的短发。

  

“半杯水,不能多过三包糖浆喔,大门桑。”

  

她曾经那么说过。

  

“为什么三包?”大门询问。

  

“嗯?我是麻醉医生,我说的算。”

  

“欸~?!”

  

没错,她就是因为她莫名突如其来的一句,就这么调整了自己一贯喝的能量饮料。可能是因为年龄大了,直接喝下糖浆没带来以前的爽快,相反的,喝了之后总需要灌下一瓶矿泉水来解甜腻。

  

或许她也留意到了那小细节。

  

手背擦掉嘴边的糖水后,大门把玻璃杯放下,双手臂延伸朝上,再弯下腰碰脚趾。以前站着连续开四五台手术都没事,今晚只进行一台跨国公司执行长的肝脏移植手术,她都感受到背部肌肉僵硬。

  

“大门桑,老了啦。”

  

她曾经这么调侃过。

  

“城之内医生不是每天都会扶着腰?”

  

“我生过孩子,不一样。”

  

“哪里有这种事!”

  

啊,她的笑容。刻在心里的笑容,大门随时都会拿来回味。

  

大门深深吸进一口东京的空气。虽然带着种种繁忙都市的污染物,但是熟悉的味道和温度却缓和了她的情绪。

  

等待一个人,有时就是会令人微微的不安。

  

她看着道路上永不停息的交通,晚上九点半,车流量仍然很大,黄色的路灯灯光和定期的交通信号灯颜色变化,随着城市噪声和树叶摇摆传来的窸窣声响,成了一种独特的东京晚间交响曲。细细聆听的话,还是会从杂音中听出忙碌上班一族的阴郁寂寞。

  

那种寂寞曾经随时随地伴随着她。

  

她感慨万千,低头浅笑。

  

十年。十年前的自己是没法想像十年后的自己。

  

回忆让人叹息。

  

离开日本逃避到古巴的时候,她是一个人。

  

回来就多了一位师傅。

  

现在也......

  

“久等了,大门桑!”

  

她的低沉嗓音,温柔中的宠溺,大门的内心免不了再一次悸动,嘴边噙着的笑容,手背多擦几千次也擦不掉。

  

“好了?”

  

“嗯。”

  

白色橡胶鞋底踏踏几声,熟悉的紫色身影快步到了她身旁。大门的心像是被她的轻快步伐牵动着,渐渐开朗了起来。

  

手臂被她勾住。

  

两人的嘴角同时上扬。

  

“想什么啊?”她笑着问。

  

啊,就是那笑容。

  

大门不能自拔,“好美。”

  

“嗯?”

  

“欸,我是说...”大门指了指前方的夜景,“...东京其实真的很美。”

  

“是啊......”她把头靠在大门的左肩上,她稍稍翘起的马尾搔了搔大门的脖子。

  

痒痒的。

  

“还习惯吗?”

  

“嗯?习惯什么啊?”

  

“在西班牙旅行时,城之内医生突然心血来潮说要去理发,结果剪得有点太短…… 现在习惯了?”

  

“还好啦,感觉看起来年轻了一点,刚才护士长还误以为我是实习医生,好尴尬!”

  

“我喜欢。”

  

“嗯?大门桑,今天怎么说话有点奇怪?”

  

第一次。

  

初遇的时候,马尾也是这样......

  

“城之内医生,饿了吗?手术前我在医介所先吃了,妳直接从别家医院赶过来,一定很饿?”

  

“嗯,是很饿呢。怎么了?难道大门桑要请客?”

  

大门从深蓝绿色工作服的口袋里取出小钱包,算了一下,“我请妳吃鲷鱼烧?”

  

她的喜悦都写在脸上,“同样的长凳?”

  

“嗯。”

  

“是什么大好日子啊?”她笑着捏了捏大门的鼻尖。

  

“没什么,就一时兴起。”

  

“哦,我好饿~!”她模仿了恋人招牌的沮丧抱怨口吻。

  

就这样,东京交响曲多了一对情侣的欢笑,少了一丝的寂寞。  

  

-----

城门纪念日,就发个小甜点,希望甜到您。《出差礼物》还没写完!剩两篇。过几天会更。🫶🏼

评论(10)

热度(5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