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出差礼物(5)

虽然为了赶完演讲的题材而只在凌晨两点左右入睡,城之内依旧被生理时钟在早晨6:45唤醒。她徐徐张开双眼,准备赖床面对这懒散的周六。


这就是她当自由医生后所换来的自由。


单凭“直觉”就恣意博了博,离开体制内的严密管制来追逐派遣女医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她一点没料到这决定会导致她世界的每个细节都重获自由。她最终毫不犹豫地断定这是她一生中做出最好的决定。这选择似乎意味着她存心摆脱社会结婚生子的期望、摆脱前夫接连不断的严苛批评“妳疯了”,以追求自己梦寐以求的未来。


与大门未知子永远的未来。


十年多的交往时间就这么一闪而过,不善于浪漫的大门早就忘记她们的交往纪念日,而表面倨傲矜持的城之内则一一记下了各式各样的纪念日:首次约会、首次牵手、首次接吻、首次说了那三个字、首次屏气凝神地卸下彼此的衣物。大门记下的则是她差一点失去她的那一日,“我需要妳。”如今她还时不时会说这句梦话。


或许真该有个她们共同庆祝的纪念日。她不禁唇角上扬。


城之内抚摸着洁净的白色床面:内人不在,但她的熟悉气味和身影仍然萦绕在被褥上,仍然逗留在城之内的心灵五官里。每想起她,她几乎都能深切感受到她实体的存在,而她只能靠着这样的心电感应来熬过大门在纽约那漫长的一年半。


一贯节俭躬行的她在搬进这间公寓后,做了很周到的装修设计:主人房的双人床是方便抚慰年幼女儿入眠,多余的房间是设定为书房,成了女儿长大后的单人房。起初选这间公寓是要建立舒适宜人的居所,和小舞过着一家两口平静安逸的低调生活。一场轰轰烈烈的恋情也能因单方外遇而没法挽救,她对感情的事已彻底死心,毕竟被爱人背叛后的阴影不是单单听几句花言巧语就能随意散去,而她心中被刺痛割伤过的累累伤痕偶尔还会像风湿发作般隐隐作痛。离婚之后,一路来都时不时有男人不自量力买花送巧克力,不过城之内在他们的眼神中只看到虚伪的关心、肤浅的情欲。直到遇到大门未知子的那一刻,她心灵原本以为快熄灭的闷烧火焰才再次被燃起: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有这么强烈爱一个人的能力。


爱,本来就这么神秘。它其中的奥妙,她很确定就只想跟她慢慢地探索和揭破。


她陶醉于自己的思索中,没留意到公寓的门被解开。


“城之内医生?”熟悉嗓音声温暖了她的身心,甜滋滋的感触弥漫她整身。


卧房门悄悄被打开。


“大门桑,早安。”她仍然赖在床上,微微转身,向大门和缓轻笑。


“原来妳醒了啊……”她俯下身子,在她脸颊亲了一下,“早安。咖啡?”她一手整理恋人凌乱的发丝,一手握着透明的塑胶咖啡杯,温柔问到。


“嗯,谢谢。我先去梳洗。大门桑昨晚睡得好不好?我…… 好想妳。”她说起肉麻话直到现在还会害羞得面红耳赤。


“我也是……”这次的亲吻则落在额头上。“不过,城之内医生不能再赖床啦!不是需要准备会议演讲?!主要发言者呢!”大门轻轻拨开她的浏海,再夸大动作,张开手把她从床面上拉了起来。


“大门桑,我办完了,终于。”她站起身子后潜意识地伸个懒腰,走进浴室。


“这么快?!”她早晨的笑容依旧灿烂。


“这整个星期没去医介所,放工后直接回来筹备,不算快啊……”嘴里含着牙刷的她继续咕哝回应:“这几天真的好累!”


“呐,我听晶叔念说这个星期没得打麻将,我听到也好累。”


“大门桑,辛苦了。”她走向坐在床上的大门,轻轻摸了她的头,“不过,三缺一还能打麻将啊…… 怎么没打?”


“嘛,要是知道晶叔的麻将戒断症状会比我手术戒断症来得严重,我就不会...... 总之,我比较喜欢和城之内医生一起打麻将!人家真的好想妳......”大门抬手把城之内拉到她身旁,紧紧将她搂住。


她的熟悉气味让城之内心跳瞬间加快,缓意逐渐温暖她的身心。可惜,某人肚子不争气,叽哩咕噜叫了起来,浪漫气氛就这样被空着的肚子散开。城之内温柔地把她推开,食指点在她鼻头,“大门桑,饿了吧?”


“真的好饿。”她孩子气地揉着肚子。


是她的错觉,还是内人又瘦了一点?瘦骨嶙峋的她真的不能再瘦下去。


“怎么买了咖啡没顺便买些早点吃呢?”现在轮到城之内把大门从床边拔起来。


她拖着穿上室内毛茸茸鞋子的双脚,漫步伴随恋人走出卧室:“我…… 我买了妳夏季爱喝的冷萃咖啡,身上就没钱了。”


“欸?!”城之内无奈地伸出手勾住恋人的胳膊,带领她走向厨房。


大门突然偏头问候:“喔,对了城之内医生昨晚吃得还饱吗?”


“喔,当然。没人跟我抢肉块,我吃到好饱,好饱!”


她愤愤不平地撇撇嘴:“嘛,干嘛说成这样……”


“不过…”她用手把大门的头转向她,“…还是谢谢大门桑昨晚特地带了晚餐给我……”在她嘴唇上留下了魅惑诱人的热情接吻。


某人的肚子又叫了一声。


城之内停止接吻,往后退了一步,舔着自己湿润的双唇:“我准备早餐吧。”


“喔。”大门望着城之内,本能地模仿她,舔了舔嘴唇。


城之内打开冰箱,显然在审思中。


“怎么了?”大门靠在她身后,一脸疑惑。


“呐,大门桑,我忘了还有几粒鸡蛋跟牛奶…… 既然明早出发,我看我们今天要用这些…… 还有蜜桃……”她她把手指放在唇下。


“喔。荷包蛋?”


“我在想…… 薄煎饼怎么样?”


“薄煎饼?!好棒!不过是不是很多工?”她抚摸城之内的手背。


“不会啊,小舞的最爱,我很熟练了。而且演讲文稿写好了,除了办些家务,今天就没特别节目。”


“喔。那么…… 能教我怎么做薄煎饼吗?”


“大门桑?妳?!”


“我没看到南瓜,所以应该不成问题?”


“大门桑,到底怎么会想下厨?”


大门抿着唇不说话。


“欸?”城之内凑近,右手叉腰,头歪一边。


“真的要说?”大门向后踏了一步,边说边把挂在冰箱旁的围裙拿了下来,帮恋人穿上。


“妳以为我问来干什么?”城之内习惯性地转身背对着她,好让她打结。


大门翻开抽屉,搜出另一件围裙,递给城之内:“我想…… 会议结束后,我们一起在西班牙游玩时,我可以准备早餐给妳们两……”


“欸?!”她替她系上丝带。


“我当初被妳『拒绝』后,晶叔煮了好多我最喜欢的美食来安慰我……”她霎那间恳切认真。


“嗯,原来是这样……”


城之内炯炯地盯着她,两人眼神对应,心照不宣。


“我先打蛋。”大门转移视线,不相让城之内察觉她为了养女如此心疼。


她才刚往碗里打了第二个蛋,就被城之内从背后搂住,而头且靠在她的肩膀上,耳边传来的低语:“谢谢妳,大门桑。”她沙哑的气音配上温暖的气息,令她没法专注眼前的任务。她把双手抵在厨房台面,深呼吸来镇定情绪。


“还真会强人所难……”大门无奈嘟嚷。


“今天的副主厨好认真,值得奖励……”她顺手拉下大门的衬衫,强力吮吸,在她的后颈底下留下了纪念。


“咕咕咕!”


两人噗嗤大笑。


“我们还是快准备早餐吧!”城之内歪嘴微笑,开始测量面粉,脸上却不禁洋溢着幸福美满的表情。


***


“行李收拾好了吗?”城之内从浴室走出来,用手里的白色厚毛巾摩擦湿淋淋的浓密头发。


大门听到城之内的疑问,仓促地把行李箱关闭。铁箱子合起来时发出了响亮的“砰”声,惊吓了城之内。


“天啊大门桑,里头藏着什么东西?!”


“没…… 没什么。”吞吞吐吐的她,如此可疑。


“什么啦,鬼鬼祟祟的?”城之内像长颈鹿般,好奇地伸长了脖子。


“呐,城之内医生头发这么湿,还是赶紧吹干才行!”


大门立马站立,遮挡了城之内的视线,将双掌搭在她的肩上,匆匆忙忙把她转过身,背对着行李箱。面对着梳化妆台上的镜子,倏然被旋转180度的城之内感到有些恍恍惚惚,一时手足无措,只剩傻乎乎随着大门的使唤乖乖就坐。


大门习惯性开始为她吹干头发。


“城之内医生的电吹风比医介所的好用多了!”


她,真的不善于闲聊。


“妳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先吹干头发我才给妳看。”


城之内挑衅地撅着嘴,双臂交叉,但还是乖乖坐着,让大门细心吹干她的头发。


“决定好演讲的造型了吗?”大门一边梳理城之内的长发,一边尝试不同发型:简单马尾辫、圆发髻、双马尾……


“喂!我不是小孩子啊!”大门的手臂被击中。


“啊!”


镜子里的两人对了眼神,微笑了。


大门继续吹干恋人的巧克力深褐色浓发,忽然胆怯地低声问:“城之内医生,会议里会有妳认识的人吗?”


“欸?应该会有认识的其他麻醉医生吧。怎么了?”城之内握住大门的手腕,平缓回覆。


“妳看妳这张容颜…”她用梳子指向镜子:“… 什么人都会被迷倒。不如妳演讲那天头发弄乱些,不化妆,怎么样?”


“喂!大门桑是说我化妆才美吗?”


“其实……”大门站直,手指落在下巴上,歪着头凝视镜子里的城之内,显然在沉思中。


“嗯?”


“城之内医生要不演讲的时候戴着口罩?”


“啊?大门桑!”城之内没法憋住笑意,只能靠向大门的腹部开怀大笑。大门双手抱住她的脖子,轻轻地前后摆荡。


“我看我当伴侣的还是也出席会议当跟屁虫,这样才能抵御无聊男人……”


“大门桑…… 不要这么没信心啊…”她转身亲了恋人的脸颊:“… 都说我们是伴侣了嘛……”


“城之内医生第一次当主要发言者,我觉得出席的人都会被妳的才智和魅力迷住……”


“呐,大门桑,妳这张脸…”她指着镜子,“…出席会议的话,会不会被陌生男人引诱去吃寿司之类的啊?”


“欸?!不会,不会!妳看!”


她拉下睡衣的背面,露出了城之内之前留下的吻痕:“妳不是盖过戳了吗?”


城之内捂住嘴偷笑。今天的作品又红又肿,她看了有点心疼:“会痛吗?”


“不会…… 但是,我也想在城之内身上盖个戳!”她俯下身子……


“欸~!”城之内飞快站起来,奔向大门的行李箱:“还没揭晓秘密!”


“喂!不要!”


行李箱被打开,城之内大吃一惊。


一只佔上半个行李箱位子的大泰迪熊正天真地朝她微笑。


“大门桑?!”


“欸……”


她急得抓耳挠腮,又抓后颈又骚乱自己的头发,最后看到城之内双手叉腰的姿态,只好无奈屈服:“我…… 我买给小舞的。”


“啊?!女儿几岁了啊?”


“这…… 我『失恋』后晶叔也是这样哄我的…… 她会喜欢吧?”


“大门桑……”


“然后…… 我…… 城之内医生,我行李箱不够位子放需要带的所有衣服了,能不能借用妳行李箱里的空位?”


“不行啊!我都收拾好了,满了啊……”城之内开始整理大门的行李,看看能不能再塞多几件衣物。


“真的需要带这玩具熊吗?”


“要!”她坚持着。


“真是的……”再怎么折叠衣服,还是不够位。


“要不…… 城之内医生我能借用妳的衣服吗?反正洗衣服务由协会支付…… 我们交换衣服穿,这样一来我穿的种类还是一样多,却不必带那么多件衣服!”


她说着的时候还用手指轻拍着头,表示对自己的另类主义感到特别自豪。


“欸?!”城之内不禁摇着头。这是什么歪理啊!


“对于时尚爱好者的大门桑,这样的牺牲太大了吧。”


“嗯?”她上下打量恋人的身材:“衬衫确实可能会紧身点……”她在自己胸前左右挥挥食指。


“喂!”


大门的手臂被枕头击中,她赶快跑向床头,捡起自己的枕头当盾牌。


枕头飞了过来。


另一个飞了过去。


两个不知几岁了的成年人这样进行着激烈的枕头大战。


没多久,神原名医们因边爆笑边丢枕头而气喘吁吁,一起躺在双人床上。大门缓缓爬向城之内,把手绕在她纤细的腰肢。


“大门桑,玩具熊的钱从哪里来啊?”


“欸?这…… 我折叠了不少篮子的衣服,然后没打麻将真的省了不少钱……”


“对欸,我反而少赚了不少钱。”


“嘛…… 妳看我多慷慨。”


她噘嘴的样子,跟玩具熊一样可爱。


城之内向她倾斜,捏住她的鼻头。


“呐,晶叔买给妳的泰迪熊呢?”


“欸?我送走了。”


“什么?!”


“不用了喔。”


“好狠心!”


“能抱着妳,够了。”


城之内没法压制自己心中的爱意透露在脸上,她轻柔了恋人的短发低声在大门的耳边说到:“来吧。”


她拉下自己的睡衣,露出了性感右锁骨。


“欸?!”大门的体温猛上升。


“不是要盖戳吗?”


“嗯。”她开始制造吻痕的吸吮动作,城之内微微退缩。不一会儿,大门的动作突然一律停止。


“大门桑?”


城之内只听到她轻微的鼾声。


“辛苦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玩弄内人的发丝,亲了她的额头,把她搂得更近。


她望着卧室的天花板,心里只想着到底要怎么终生爱护她怀里这独一无二的女人。

评论(10)

热度(4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