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出差礼物(4)

年幼病患的心脏移植手术顺利结束后,担任麻醉医生的城之内如以往,独自一人踏入物是人非、没齿难忘的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天台。“那时不知所措才会不小心拒绝了妳,大门桑。幸好有晶叔呢。”微风习习,她回顾时本能地整理马尾,再揉了后颈,低头甜笑。她原本不想接受岸田的手术合作邀请,但是病患的病历很特殊,令她深感兴趣,也感到有职业义务来参与。当然,前夫不忘提出高薪来聘用,还客套地加上“技术高超”来形容她。他从未夸奖过她,连从麻醉医师协会得奖也被他冷嘲热讽:“倒不如在家多照顾女儿!”


她早就猜到升级为小儿外科教授的他醉翁之意,另有企图。“我会小心。”她这么回应了晶叔的关心。


“妳果然在这里!”他的声音令她感官都顿时失控。爱与恨之间的情感素来只有细微的差别。


“岸田医生,辛苦了。”


心中只容得下寒暄之词。


“博美,需要这么......”


“岸田医生,请不要这么称呼我。我跟你毫不相干。”


“需要这么绝吗?”他有些恫疑虚喝地朝她走来。他们两的身高差距成了明显的强烈对比。


他比她高那几寸,传达的不是安全感,而是压迫感。医学系毕业后,一时脑袋空空,被情感冲昏了头,结果遇人不淑,被婚姻的枷锁所束缚:她始终没法满足他百依百顺的要求。


“需要。”她斩钉截铁,向后退了一步。


“小舞她还好吗?”


推卸当父亲责任的人,没资格这么问。


“我的女儿过得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她是我们的女儿。难道为了她,妳不能给我多一次机会?”


是等到护士女友自己喜新厌旧才会想起女儿的男人,根本没资格这样问。


“岸田医生,我已经有交往对象,我们要结婚了。”


“什么?!不可能!”他指向她没戴着订婚戒指的左手。“而且我已经探问过了,妳根本没在跟人交往。”


避嫌掩饰成功,偶尔好麻烦。


“抱歉,你的消息不灵通。没别的事,我还要去观察病患。”


她转身迈开步伐,再次把追求者抛在身后,但这次她是一无牵挂,丝毫没回返的念头。


***


“我印象中好像有人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喔……”城之内伪装一副疑惑的表情:右食指落在下唇,双眸朝上望,犹如深思远虑中。


当年的外科医生狠狠地盯着走出特别特殊病房的北野不放,说不上是吃醋,但心里的不爽一脸就被躺在舒适双人床的城之内一眼看穿。“他来干嘛?有打扰到妳休息吗?”她不满且冷酷地问,像是把城之内的病房当作是她们不容许任何访客的私人住宅一般。


“没事,大门桑。辛苦了。”


“嘛,妳这女人的周围真的是很多男人。”


“真的会有点麻烦……”她苦笑,拍拍身旁的床面。


“让我来保护妳吧…”她再次积极铺在双人床的另一边,笨手笨脚地爬到城之内的身边,偏头埋入她的胸膛,右手则围绕她的腰围挤了一下:“… 一辈子!”


“主刀医生,妳是在病患脆弱时刻趁火打劫吗?”


她没回覆,只是继续把头靠在恋人的胸口。


“大门桑?”


原来她被困意笼罩,不知觉跌入沉睡中。


城之内爱抚她的光滑短发,亲吻她的额头:“好啊,一辈子被妳保护,我愿意。”


恋人的体温和熟悉诱人的体味把城之内的脑波拉回医介所的二楼卧房。又陷入她的怀中,她想被她这么抱着一辈子。她非常深爱正紧紧抱着她的这个女人。


这样,不够好吗?


有必要公开吗?


毕竟社会认可的公开方式不过是一张没带意义的白纸黑字,对一心不专一的人来说,两人手指相配的结婚戒指完全不成定情之物,完全不代表对彼此的承诺。


“城之内医生一个人出差,那个人会很想,很想她的麻醉医生喔……”她的双手再度拥挤对方的腰围。


她又被逗乐了。拥抱中的麻醉医生又一次亲吻外科医生的额头,配上温柔嘟嚷:“大门桑,我……”


她没机会把话说完,大门已经轻轻把她推开,并顺手松解她的马尾,斜靠身子在她唇角亲了一下。


“城之内医生忙了一整天,一定很累吧。快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有手术要办呢。”


她用手指轻柔地梳理城之内的浓密发丝,续到:“那个人在手术室里也会很想念她的得力搭档呢。”


她免不了嘴角往上扬:“大门桑明早不也是要办同一台手术吗?不是也该睡了?”


“对啊,可是我还要整理这些衣服。晶叔说我整理完一篮就能换取一个鲷鱼烧!”她兴奋地宣称,挥拳庆祝。


对啊,她今天没吃到最爱的街边零食。


城之内如故坐在床沿却骤然脸变严肃,条件反射地身体倾向前。显然反覆琢磨不透的她,只剩漫无目的地随着时钟秒针滴答滴答摆动双腿:左、右、左、右...... 


大门医生继续专心认真折叠眼前的衣服。她…… 这副贤妻似的脸蛋真会令人误以为是个全职家庭主妇。城之内望着恋人,顿时着迷却又百感交集。她们交往虽然已久,在她眼里,大门令人敬佩无比的外科医生身份仍然保持不变,也就因为这样,手术室以外的她再怎么纯真幼稚,城之内依旧认定她是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稳如泰山的终身伴侣。


不过,她也这么想吗?她会接受吗?


她低头凝视突然格外有趣的猫头毛茸茸室内拖鞋,心理的话难以启齿。纠结万分才终于鼓起勇气直接面对,她抬起头望向恋人:“呐,大门桑……”


意想不到,抬头后第一幕竟是某人正和手中的黑色物品缠绵不休、苦苦挣扎:“怎么会……”


“大门未知子!”


大门做贼心虚,听到自己的全名,立即坐得笔直,本能举起双手,窘迫苦笑:“是,城之内教授!”


这可是她平时只在激情夜晚所使用的最亲昵称呼。


衣物直落在地。


原来她是跟城之内新买回来的内衣纠缠不清,一而再,再而三地解不开胸罩扣。


“妳在干什么?!”


“我…… 在整理衣服。”她忙不迭地弯腰捡起衣物。


城之内哭笑不得坚持装作若无其事,继续教授风范:“大门未知子,妳想不想一起去英国?”


这是什么高难度脑筋急转弯的问题?


“我…… 我…… 没钱去。”


“我知道…”


城之内把床头柜上的信封递给她:“… 妳看看。”


她展开信:“我知道啊,'all expenses paid…',晶叔说过。”(所有费用已支付)


城之内读出信里的下一句:“… for you and your partner.”(包括您和您的伴侣的费用)


姜还是老的辣,经理人依然狡猾无比。


“所以是看妳愿不愿意啦。”她的口吻有些挑逗性,用词模糊不清。


“那么,是说我也能去?!”大门高兴地举起双臂,眉开眼笑。在她眼里,与城之内的关系就是这样不言而喻的定义。


“欸,等等!不是需要避嫌,不能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以前是这么说过……”


大门咬紧牙关,低声下气,屈从哀求:“城之内医生,请容许我伴您出征!”


她温柔地拍了拍恋人的头:“准啦!小舞可是我们的女儿啊。”


“我们”,她那么强调了。


公开关系,好过被男人纠缠不清。


“城之内医生万岁!”


她似乎不明白城之内话中有话。


“我原本还担心大门桑不愿跟我一同出差呢。”


“欸,怎么会?”


“这社会只有麻醉医生对主刀医生唯唯诺诺,外科医生伴随麻醉医生出差可能是世界第一呢。”


“欸?”她脸上疑惑且撩拨人的微笑,好诱人。食指摆在嘴唇下,几秒的歪头思索,她终于开了口:“呐…”


“嗯?”


“… 麻醉医生不是指挥家吗?”


“这……”


“在手术室内和外,城之内医生都是我的指挥家。”


“欸……”


“当伴侣的,陪… 咳咳…”她脸颊发烫,声音开始哆嗦。


“嗯?”


“… 陪妻子出差,不稀奇吧。”


“谁…… 谁是妳的妻子?!”她举起左手,把没戴着戒指的无名指诱人地晃在恋人面前,性感魅惑。


大门什麼也没说,只把手里的衣服放回篮子,头龟速斜向恋人,精致小巧的鼻头开始在她的脖子上存心徐徐上下滑动。


好痒,好痒。


熟悉、令她安心乐意的体味飘进她鼻孔。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喜。欢。


城之内被她的独特气息神魂颠倒,闭上双眼,享尽她的热情轻抚。


接下来是恋人湿润的舌头贴在她的下巴,往上舔到了她的耳垂。 耳垂被轻咬了一下,嘴唇在耳边依依不舍地徘徊荡漾。城之内深喘着气,低声呻吟,耽溺其中。


敏感部位被碰触,令她无法自拔。她拉进恋人细腰,欲罢不能:“大门桑……”


大门则在她耳畔诱惑呢喃低语:“妳说呢,博美?是谁呢?”


耳边温暖气息,加上性感声音言犹在耳,惊人快感往着脊椎流动。城之内欲火焚身。


“谁啊,我妻子是谁啊,博美?”


“我…… 是我……”


大门的纤细手指漫不经心地摸索着她的胸膛与腹部,两人的呼吸节奏搭配、心跳一致。


“不过...”


“欸?怎么了?”


恋人的手指还在她睡衣底下随意搓揉,城之内迫不及待。


“... 跟博美出差,外科医生可是有一个条件。”


大门爱不释手,忍心把她轻轻推开,举起毫不迁就的黑色蕾丝胸罩:“这内衣,请别带去了。”


“怎么了,未知子不喜欢吗?”她把内衣从大门手中抢回来,妖娆妩媚地摆在自己 —— 根本不像某人描述为机场那样平坦 —— 的丰满胸前:“尺寸刚好,很适合我穿啊!”


“不好解扣!我不喜欢!”


“旧内衣扣子都太松了啦......”


她开始身体前倾:“这不见得是问题......”


呼吸声明显急促。


“今天穿的胸罩是前扣子还是后扣子啊,博美?”


不安分的双手随着她的细致曲线又开始恣意漫游、任由摩挲。


“我不说……”


“那么,是要我自己查看吗?”


她掀起恋人多年来当作睡衣穿到褪色变薄的纯白T恤,把头塞进寝衣里,贪得无厌的湿润舌头从腹部继续往上舔,偶尔只为了吮吸肉体才停顿几下。


“今天是前扣式啊,博美…… 前扣……”


“嗯…… 嗯…… 未知子…… 好眼力……”


“以后穿什么要记好啊,博美......”


城之内禁闭双眼,陶醉在恋人温柔抚摸中,怡然自得。


“嗯,未知子…… 知道了。顶多改次又要托妳帮我查看呢...... ”


肤色内衣松开。容易多了。


世界的杂音一律停止。


“城之内教授,抱歉了,明天就多喝几杯香浓黑咖啡提神吧……”


夜深人静中,卧房传出的呻吟,响遏行云。



评论(9)

热度(6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