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出差礼物(3)

“妈妈,我是不是继承了被男人抛弃的基因?”女儿城之内小舞泪眼汪汪。隔了千里的距离,城之内博美还是深深感受到女儿首次失恋的悲伤。


“小舞怎么会这么说呢?”她咬紧牙关,强颜欢笑:“妈妈几时被男人抛弃了?”


“妈,我父亲外遇的事,我一早就知道了。”


城之内博美默默无言,不置可否。


十五年前,在医院里那难以抹灭的回忆再次闪回。凌晨被医院紧急通知惊醒。病患术后发高烧。败血症。手掌本能靠向双人床的另一边。岸田卓也的那一边。冰冷空荡的床面。第三晚了。冷淡到没法争吵。还没回家,不打算回家。“熬夜做研究。”他曾说。急匆匆起床。换好衣服。超速驾驶。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跑去加护病房。看到了。她的丈夫。年轻和蔼的女护士。喜欢与她闲聊的小护士。幽暗医院走廊。热情接吻中。不靠谱的双手。


熬夜做研究,原来办的是人体解剖学研究。


“一脚踏两船的男人都是混蛋!”女儿突然暴怒,然后赶紧捂住嘴,意识到自己不能自拔,刚在母亲面前骂了粗话。


她平时不喜欢听女儿骂人,会温柔责备她,但今天她决定破例:“对!混蛋!”


母女俩破涕为笑。


“我好想念妈妈!”


“小舞,暑假要到了,学术会议结束后,我们一起环游欧洲怎么样?”


“哇!真的?!”


“嗯!”


“未知子会一起来吗?”


尴尬沉默也能行千里。


“妈妈还没机会跟她商量呢。”


“妈妈...”小舞吞吞吐吐。


“嗯?”


“… 我能不能也继承真爱基因?”


“那是什么东西啊,小舞?”城之内博美怀疑是否跟女儿产生了代沟。


“好羡慕妈妈跟未知子呢!”


“欸~~!”母亲立即满脸通红,数秒后才回过神来:“嗯,妈妈把这基因遗传给妳。”


小舞喜笑颜开。她很喜欢看母亲的这一面,这不由自主被未知子彻底勾魂摄魄的一面。


“妈妈。”


“还有什么事呢?”


“妳们不必继续这么鬼鬼祟祟了。”


“欸?小舞指的是什么事啊?”


“不如公开妳们之间的关系?我知道这几年来妳选择低调是为了保护我...”


没错,她唯独在意避嫌是为了保护小舞。最初和大门交往,她会格外注重保密,主要是为了不让岸田无意中发现和“很厉害的医生”的关系,以免前公婆借此机会剥夺小舞的抚养权。


没料到,保密情侣关系这件事,会维持这么多年,日子久了,对此两人也觉得习以为常,不值一谈。


“… 不过,妈妈,我长大了,不像以前那么容易被欺负和嘲笑。”


“我们的小舞真的长大了......”她眼眶发烫。


“我在学校都跟朋友们说妳跟未知子是我的双亲呢。”


“什么?!”


“妈妈,我只想要妳幸福快乐,而我看得出未知子她让妳很快乐。”


“嗯,妈妈很快乐。小舞好贴心。”


“关心妈妈好过埋怨那些…”


母女两口一词:“…混蛋!”


母女俩相视而笑。


“那么,妈妈,我等妳们一起来伦敦!”


“好,好,我会和大门桑谈一谈。”


女儿竖起双拇指。她现在脸上露出的笑容如此灿烂,如此亮丽,如此温暖人心。


也莫名好熟悉。


“妈妈妳那里时候不早了,妳该准备休息了吧。”


“嗯,那么我先挂电话了。小舞,妈妈爱妳。”


“妈妈,晚安,拜拜。”


“拜拜。”


视讯才刚结束,卧房的木门就缓缓打开,某人的头畏首畏尾地从门缝探了进来。


“她还好吗?”没经历过恋爱挫折的大门,面临着女儿失恋,不知如何是好。


“被见异思迁的男友抛弃,估计是会难过一阵子…”她摇着头,一边回答一边拍着身旁的床面,邀请恋人并肩坐着。“…之后会对爱情失去信心,没有安全感。”


“真的有这么可怕吗?”站在卧房门口的大门撅起嘴。她手里捧着一篮子晾干过的家居服,脸上附带委屈样,城之内看不惯,不知觉微笑了。连在阴沉气氛中,她会无意中把她逗乐。


感情的事,要是能像对着肉体进行CT扫描来诊断病症并对症下药,就好了。可惜内心深处的伤感,往往会像隐匿性癌症一般,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才暴露无遗,只剩遗憾终身。


她走到床边,坐在恋人之前拍过的位子,静静开始折叠衣服。


“大门桑真的没失恋过?”


“算有吧?一次?”


“欸?!真的?什么时候?!”


“那人说『我拒绝』,害我沮丧了好几天。”


“啪!”某人手臂挨打。


“啊!好痛!”


“大门桑在说什么话?!”


她摆出顾影自怜的猫咪脸,一边揉手臂一边哀叹:“当时真的痛之入骨,现在被打也痛之入骨!疼!疼!”


“大门桑,别闹了,我是认真的。”


“哦...... 我说的也是真的喔......”她继续搬唇噘嘴,虽然在装生气,看起来却清纯可爱。


叫她怎么不心软呢?


她爱抚恋人的胳膊:“当时真的心疼?”


“好疼,好疼!晶叔看我魂不守舍,只好向我问个究竟。然后他说他会帮我『搞定』。放假回来,就看到了妳。”


她笑得好灿烂。


啊!原来女儿是继承了她麻麻的耀眼笑容!


城之内轻轻拍了恋人的头,整理了她稍稍凌乱的浏海:“对啊,没真的被拒绝吧。”她把大门的头向上倾斜,亲吻她温暖湿润的双唇。


今天的啤酒味,特别浓郁。


“未知子,今天喝了多几罐?”


她垂头低语:“城之内医生,妳不如接受演讲的邀请,去英国顺便陪一陪小舞?”


“我是有这个打算。虽然筹备演讲会很耗时,可是小舞这个时候很需要我。”


“他...... 他是不是也会去?”


那会不会算是一家团圆?


“不会。在他眼里,麻醉医生不算是医生,所以他这样冠冕堂皇的『小儿外科教授』怎么会抽空参与呢?”


大门频频点头,沉吟不语。她很认真专注地整理眼前的衣物。


“大门桑,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我只是不想他再次伤害妳。”


原来她也一早就知道了。不愧是大门医生。

评论(9)

热度(6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