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出差礼物(2)

“我们回来了!”


城之内把身后的木门关上,弯下腰从鞋架抽出两双毛茸茸的室内拖鞋,一双摆在恋人脚前。大门已经顺脚把高跟鞋脱下,而城之内还在解开鞋带。


当然,比起高跟鞋,脱下运动鞋是麻烦一些,需要多几秒钟的时间,但她一点也不介意。赤脚时,城之内与恋人的身高相差不多,亲密关系前的热情接吻时候她已经确认过好几次。即使,她还是喜欢比大门矮小几寸,喜欢微微向上仰头 —— 有如坐在麻醉机器前抬头望着主刀医生一般 —— 才能一览无遗在内人的瞳仁中看到微笑着的自己。那些微笑都万意深刻,毫不缺爱意、欲望和感激。“我爱妳。”,她常在这些时刻悄悄对她说。


偶尔,公寓门尚未关上,来不及脱下鞋子,两人的柔软嘴唇就早已紧紧堆叠,她会顺其自然踮着脚尖来舒舒服服享尽她的激情拥吻。被大门如此搂住的时候,她感触颇深,内心深处深信不疑会被她爱护一辈子。她比她高那几寸彷佛在传达深厚甚笃的安全感,就如知道搭档外科医生在同一间手术室所带来的安全感。而这安全感,镌刻在她心里,令她彻底如痴如醉、回味无穷。


她感受到身旁的体温斜向她。


脸颊被她偷了一小吻。


她的气味,也让她回味无穷。今天,却好像少了点什么。


啊,对了。少的是鲷鱼烧那香甜可口的黄油味。


她不由自主,低头笑了。


“咳咳!”厨房里传出稍微反感的清喉咙声。“欢迎回来。”神原晶接着说。


城之内轻步踏入厨房:“晶叔,我来帮您吧。能早点开饭吗?今天准备了什么?”


“嗯,好。请帮我把南瓜切片。”


对与烹饪有关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的大门则懒散无力地拖着脚,肚子已经在连续不断地抱怨之前错过的饭前街边小吃。“好饿……”她低声自语,漫步走向两只家猫的猫窝,觊觎斑凯西与甘农的晚餐。罐头猫食莫名变成了美味佳肴,大门看了垂涎欲滴,虎视眈眈。斑凯西这单亲爸爸,似乎感受到周围多了只贪婪野兽,开始疯狂地喵喵叫,向四面八方龇牙咧嘴。


“未知子,说过了,不要太靠近猫窝喔!”晶叔再次叮嘱。


城之内噗嗤一笑:“大门桑,多忍耐一点。”


“哦。”大门向后退了一步,但不忘向斑凯西回吼一声,摆了鬼脸:“这么凶干嘛?又不是保护成堆现金的看门猫!哼!”


“咳咳!”


大门转头靠在厨房台面:“晶叔,你也有花粉过敏吗?城之内开的药方很管用喔!”


他避开她的视线,迅速转移话题:“未知子,妳看我今天准备了什么?”


“欸~~~~?!”她全神贯注地被悬在眼前的肉片催眠。


“今天吃烤和牛肉!未知子,妳看我多疼妳?”


她回过神,淘气地冲着晶叔笑了笑,还有些花痴地眨了眨眼:“是的!谢谢晶叔!”


城之内凝视纯真的恋人,宠溺无奈地摇摇头,好奇她是否知晓猫窝底层藏的才是养父对她最深爱的表达:成捆成堆的日元钞票。神原曾经在城之内眼里单单是个万无一失的狡猾经理人,可是现在的她却唯能视晶叔为白发苍苍的岳父 —— 一位离死不远的年迈岳父。岁月不饶人,那年看到感染到拉萨出血热的女儿躺在病床上垂死挣扎,徘徊在生死边界,他曾经坚韧不拔一砖一砖建造的厚重心墙,终于在媳妇面前彻底垮下:在医院病房外日日夜夜守护着亲人的两位,深情相拥,欲哭无泪。


“哪一天我在这世上的时间结束了,知道未知子有妳照顾,还有间同名医院好让她无条件为患者动手术,我就能安息了。”当晶叔提议他们一起开个银行联名账户,她义不容辞。直到如今,每月底,她会把猫窝底的现金与自己预算好的钱存入联名账户内,积少成多,大门未知子医院的押金不久后要存好了。


“晶叔,今天要庆祝什么好事吗?”大门的疑问打断了她的思索。


“真的是有好事喔!我们家麻醉医生获得国际公认,神原名医介绍所闻名遐迩了!”


“哈~~?!”名医们异口同声。


“我?”城之内把叠满肉片的盘子放在麻将桌上,手指指向自己,迷惑不解。


“妳看。”


他手里的白信封印有“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美国麻醉医师协会)的标识。


“什么来的啊,晶叔......”她坐在麻将桌前,准备拆开信封。晶叔捡起甘农,慈爱地轻拍家猫。


“我花了很长时间进行谈判,他们才终于妥协,同意支付所有行程的费用。”


“什么行程?”大门开始怀疑晶叔在搞鬼。


“只需要在年度学术会议里发表演讲,一切费用由协会支付。不错吧?”


麻醉医生摇着头,列出背得烂熟的合约条件:“陪同参加学术会议...”


外科医生续道:“… 我们不干!”


城之内不打算打开信封,正要干脆利落把信撕成两半,却被晶叔立刻阻止:“等等!”


“晶叔,明明知道我们的工作条件,不会是为了增长生意迷昏了头吧......”养女尖嘴薄舌。


“今年的会议在伦敦举行,刚好是小舞暑假开始的前个星期,出差且探望女儿,一分钱却不必出…… 博美心动了吧?”


“晶叔,您怎么会......”城之内急匆匆拆开信封。


“经理人的直觉。”


“喔......”大门倾斜身子,试图偷看恋人手中的信。


晶叔解释:“几个月前,小儿科教授岸田卓也主刀的年幼患者心脏移植手术万众瞩目...”


“对,他还特别要求城之内医生担任手术的麻醉医生......”酸溜溜的醋意弥漫全所,名外科医强调的“特别要求”,言犹在耳。


“… 麻醉师协会邀请博美在学术会议里分享在那台手术里的麻醉程序,信中解释了更多细节。当然最后要不要出席就由博美妳来决定。不过,以经理人的身分,我需要强调这良机不容错过喔!妳们好好考虑吧。”


她终于把目光从信件往上移开:“谢谢晶叔您的细心安排。”


“呐,那岸什么的,他也受邀?”


“开饭了!未知子,不是饿了吗?”晶叔捡起筷子,出手烤肉。


大门一脸稚气:“哼!”


“欸,对了,我今晚要和小舞视讯通话,不能你们打麻将了,不好意思。”


“嘛!今天已经三缺一,这样不能打麻将了!”某人脸色黑如木炭。


“未知子,不打麻将就帮我整理衣物吧。”


“我不干!”大门交叉手臂,不平则鸣。

评论(13)

热度(5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