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出差礼物(1)

医院玻璃自动门滑开,火红樱桃色的高跟鞋踩地刺耳声在医院大厅引起阵阵的回响,响彻云霄。相比之下,身旁的那双蓝莓紫蓝色的运动鞋落地时,悄然无声。大门未知子自信满满地大步走出东京大学医院,潇洒自如。大厅的探病人和家属,若不知情,还可能会误以为身材玲珑的她是个国际名模,而不是一名泼辣的派遣外科医。


“嗒、嗒、嗒!”


魅力迷人。众人转头。


“我… 好… 饿!”


众人吃惊,低头丧气。


落在后头几步的麻醉医生,外表冷艳,衣着低调素雅,不露锋芒,正埋头翻遍手提包:“大门桑,等等!”


“嗯?怎么… 啊… 啊… 嚏!”


面前出现了一张纸巾。


“又忘了自己花粉过敏吗?”


她擤鼻涕,反驳:“嘛,还以为春末了,就不会发作…… 谢谢妳。”


麻醉医生一只手里含着过敏药,另一只手握着水壶:“呐。”


“欸?哆啦A梦取物皮包?城之内医生通神?”她惊讶地指向城之内的黑色皮革手提包。


“母亲的直觉。”


日复一日,冬季的严寒已退, 夏季的炎热潮湿尚未笼罩东京,今天天气晴朗,医院附近的公园挤满着想逃离强烈呛鼻消毒气味的病患。


鸟语花香,她本能地深吸一口新鲜空气。


“咳、咳!”


“我们快走吧。”


城之内拉着大门的手臂,过了马路,离开公园几十米的距离。这里花粉量希望没公园那样高。见到这里人迹罕至,她松了一口气,把掌心从大门的胳膊往下移到她的手腕,再到手掌心,十指紧扣牵手。


“医院门外不要手拉手。避嫌。”她曾经跟大门这么解释过。虽然很想随时随地无拘束地亲近恋人,大门无法否认这样真的省了不少麻烦。在医院里保持专业距离:拥抱不行,闺蜜般地搂手臂勉强可以,其余的就等到离医院远一点才肆无忌惮。


最肆无忌惮就在医介所的卧房,要不就是麻醉医生的公寓。


她们避嫌成功到时不时会被周围不自量力、一厢情愿、苦苦单恋的男人追求。


“有好点吗?”


“嗯,呼吸比较顺畅了。不愧是前内科医生…… ”大门看到城之内没像往常一样轻易被她逗乐,眉头反而微微地皱了起来,因而开始焦急:“怎么了?”


“呐,大门桑。下班前收到小舞的简讯。妳看......”城之内把手机屏幕摆在大门的眼前。


“啊?!失恋了?!我们家可爱的小舞居然被甩?!怎么会?!”


“好令人担心。第一次失恋是极为痛苦的事。”


大门睁大眼睛,审思之余,轻咬下唇,好奇地眨了双眸:“是吗?”


“妳没经历过,是不会知道的。”


“会不会经历就要看城之内医生会不会把我甩了啊…… 城之内医生,不准离开我…… 呐!呐!”她牙牙学语,拉着城之内的衬衫袖子,撒娇。


“别闹了。”


“哦。”大门立马冷静下来。


“女儿第一次失恋,一个人在海外,我很想去探望。而且暑假要到了,本来是约好跟男友在欧洲旅行…. 现在都泡汤了,她暑假一定会很寂寞……”


“不如我们一起去旅行!”


“我有想过,但暑假时飞去英国的机票很贵,若只去几天真的很不划算。而且最近汇率对我们不利,小舞的学费高了好多,每月缴纳都好心疼。还有,公寓漏水的事我也还没处理…”


麻醉医生愁眉不展、闷闷不乐。


“… 然后如果休长假,没动手术就是没收入。”当自由医生,着实会烦没稳定的收入。


大门静静听着,无言可对,用手温柔抚摸恋人的手背以示安慰,耐心聆听她的倾诉。两人习惯使然,沿着熟悉走道,慢慢步向医介所。


“大门桑,到了。鲷鱼烧。今天要吃什么口味?”


“啊!今天居然还有奶油味!好想…”她犹豫了一会:“… 不要了,今天不怎么想吃。我们直接回医介所吃晚饭吧。”


“不是饿了吗?”


望眼欲穿地看向鲷鱼烧摊, 想像奶油甜味渗入嘴里,大门情不自禁开始垂涎三尺。她用力吞咽,希望正咕咕叫、不争气的肚子不会背叛她:“可能是因为吃了药,现在就不饿了。”


“好吧,回家就是。别饿坏了。”城之内轻轻拍了拍内人的手。


虽然恋人这样的省钱方式完全不切实际,城之内被她那独特呵护感动到,自己彷佛跌入了她温暖的怀抱中,内心深处的百感交集,就这样被她的小举动渐渐安抚。


单亲妈妈本能地揉着后颈,脸上不知觉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评论(22)

热度(6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