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拉面

“辛苦了,大门桑。” 手术第一助手加地秀树被城之内博美在手术室里难得一露的温和语气惊呆了。


“嗯。” 大门未知子淡淡的回应更让他惊慌失措。她平时的潇洒步伐,这时还显得沉重许多。


“吵架了?” 他对第二助手原守外科医生低声问。


原医生也类似疑惑,像点头公仔般地积极点头:“看起来是!上回她们吵架,我卡在中间当信使,事到如今心中还蒙上一层阴影……” 他开始自怜地唉声叹气。


“两位外科医生,若没别的事请不要干扰我的术后管理工作。” 强调的“外科医生”在回音室里不停荡漾。


仍然被麻醉药深带入熟睡状态的病患,是否被惊吓到瑟瑟发抖了?加地与原一致幻觉患者短暂哆嗦,不约而同地指向他,竦动不安,脸青唇白,跌跌撞撞跑出手术室。


原急忙握住加地的胳膊:“她好像很生气?好凶。”


“烦死了!” 城之内从手术室里快步走出,口吻冷得如手中的铁托盘。


“呐,城之内医生,你们俩吵架不关我们的事。请别向我们发泄啊!只是...... 你们为什么吵架?有第三者?!”


城之内凶狠地瞪向加地:“不是说不关你的事吗?”


“和和气气跟大门医生谈不就得了?她一整天无精打采的样子,看来真是大事。” 原还是偏爱用温暖方式来解决冲突。


城之内对这对八卦搭档丝毫不在意,继续忙碌。今天这台切除胆管部肿瘤的手术虽然难度高,说得上是棘手,不过在不会失败的大门医生的手里,依旧顺利进行。


然而,手术刀能治好仅是肉体疾病,心灵上的创伤则断断续续隐隐作痛。


***


城之内在傍晚五点准时踏进外科医局:“走吧。”


大门已经穿好了大衣,肩上挂着的黑色手提包跟城之内手里的款式相似。她顺理成章地微台起胳膊,好让交往十多年的伴侣习惯性地勾着。她面不改色:“好,走吧。”


城之内凝视她的双眼:说不上是哭过,但是双眸微肿,眼珠微红,这样的她,只在一年一次的今天如此出现。


加地连续不断激动地拍打身旁原医生的手臂:“谈判时间了!”


“加地医生,要不要去…… 偷听?”


“啊?不好吧!” 口是心非的他,一手已经穿入冬季大衣:“有好戏看喔!”


两个大男人一同搓手,迫不及待。


***


她们俩默默无声地漫步,无人吭声,寒冷冬天里沿着医院的大路,寥寥无几。情侣之间的沉默中,树枝随冬风摇摆,震耳欲聋。


还有,后面的多两双皮鞋拖地声。


“没在说话啊。” 躲在树干后的加地喃喃埋怨。


“没说话,怎么知道要去哪里?”


“不就是回医介所?反正我们识路……”


“加地医生!你看!她们转向小巷!”


“那不是去医介所的路啊!快、快跟过去!”


***


“欢迎光临!”


城之内和大门一起走进小巷里的拉面小店。


“啊,是你们。一年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同样的两碗?确定不要更换?”


“对,谢谢老板。” 城之内和气地说,顺便握住大门的手腕,带路到她们每年会坐的小角落头。


“一起来,快十年了?” 大门看向城之内。


“嗯。” 她只点了点头,耐心等待大门恢复情绪。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晶叔提到老爸以前喜欢来这里吃面,每个忌日都会想来一趟……”她开始哽咽。即使事过境迁,失去亲爱父亲的遗憾,仍然永不磨灭。每年的这一日,脑海里终会浮现自己父亲中风倒在厨房的情景。


迟了一步,来不及得救。


又再次闪回这一幕,大门低头忍住泪流。隔好多年了,她只求往事阴影能随岁月逐渐淡化、逐渐消散。还好有深爱她的恋人一路的温柔陪伴。要是有朝一日真的会失去眼前的她,恐怕那时准会迷失自我。


“我今天在手术室里,想到了六版先生。”


“嗯。” 会令她记姓名的病患,屈指可数。


“那时,我还以为为六版先生进行手术,就能亲近我过世的父亲。一起切开同一个病患的腹部,一起体验手术室里的情绪高低起伏,然后一起并肩作战,给六版先生一条新的生路......”


眼眶里打滚的泪珠,不争气,掉了。城之内细心聆听,无需多话,仅在餐桌上伸展双手,温柔抚摸恋人的手背。


“我是带着伤的人。” 在医院天台表白之后难得敞开心扉的她,当时对麻醉医生坦诚透露。“谁没带着伤啊,未知子?” 她温柔的答覆,配上慈母般那暖呼呼的怀抱,令大门深感抚慰。内心的忧愁,感觉被她浓厚的爱意开始疗愈。“我也带着伤啊。我们两个伤痕累累、不完美的人,还是找到了彼此。这样也不很好吗?” 她边说,边把大门的下巴倾向自己。那第一次的亲吻,两人泪流满面,是她们情侣之间心灵同步的标记。


拉面店里的大门抬起头,手指和她的交织,强颜欢笑:“谢谢你陪我一起吃这…”


“欢迎光临!”


间谍已入。


神原名医们一同扬起眉毛,一起翻白眼。


“… 不是很好吃的拉面。”


“的确不是很好吃,但是你要吃到跟父亲常吃的口味,就没辄啦。”


“两碗少油少盐的拉面。你父亲就是喜欢这清淡的味道。他说很有家的感觉。” 摊主双手端着两碗热腾腾的拉面解释道。


“谢谢老板!” 美食当前,大门终于露出了真诚的微笑。


不,这不能称为“美食”。


“呐,大门桑,‘家的感觉’不是表示你母亲厨艺不好吗?”


“欸,城之内医生犯规!” 大门被逗乐了,用手里的筷子点在城之内的上唇。


麻醉医生装愧疚地底了头:“大门医生,抱歉!”


“开动了!” 大门像是忘了这碗拉面淡淡无味,含有说不上是味道的味道,雀跃万分地深吸热汤散发的蒸气。


两位日本医生们恭敬地大声啜吸面条和汤底,百感交集,摇了摇头。


“真的不是很好吃…… 我父亲是不是味蕾有问题?”


“呐呐呐,大门桑,我说啊,你的厨艺基因是不是从母亲那里续程的?”


“再次犯规,城之内医生!” 大门把一口拉面塞进恋人的嘴里,看她狼狈且撩拨人的微笑,自己情不自禁也开始开怀大笑。


“和好了?!” 加地从菜单上方偷看角落头的餐桌。


“欸?我们错过了什么?不是有好戏看吗?” 原守愈来愈困惑,双眸睁得宛如自己的黑色圆框眼镜一样大。


“嘛!” 加地抛下菜单,狂野招牌性地挥着手。


“好,就来!” 店主误以为手术助手们想点菜。


“老板,等等!” 城之内小声喊道,削皮的眼神,露出了马脚。


“城之内医生,你想干坏事?”


“有什么事吗?” 老板赶紧走到桌前。


“我们这少油少盐的拉面也给他们一人一碗吧!” 她指向用手掌遮侧脸的两位。


“啊?这…… 这会破坏我店的名誉啊!”


“就算是我请他们吃的,帐我来付。那贪钱的Doctor Y不会介意的。”


“这……”


“老板,没事。我们认识的。反正可能那桌的人也喜欢家的味道。” 大门看到犹豫着的老板,帮忙加了几句。


“那好吧。” 拉面摊主看到原本沉重沮丧的两人吃了他的汤面就豁然开朗,也陪同她们调皮起来。


***


“回去听故事?” 结帐后,情侣一起走出拉面店,冬季寒风凛冽,城之内把右手伸入大门大衣口袋,紧握她纤细的手。这样取暖,才是最佳方案。


“嗯。城之内医生真的要一起听?”


“每年都是一样的习惯,不需要改啊。”


才走不到几步,拉面店里传出一阵大声嚷嚷:“哇,怎么没味道啊?老板,您是不是忘了加盐?!什么?!免费?!这…… 好吃,好吃!”


“加地医生,冷静。”


“没看到好戏要我怎么冷静?” 加地火气越来越大。


“不如我们回去看电影?” 原好声好气地提议。


“嗯,也想吃杯面。哼!一定是鬼门搞的鬼!不过免费的食物不要浪费。来,多吃。”


走在街边的恋人们噗嗤大笑,合不拢嘴。


“呐,我们买多几罐啤酒回去吧。晶叔今晚肯定又要回味无穷了。可是听他回顾你父亲的各种往事确实很逗趣。”


“好欸!城之内医生,我能买贵一点的限量版啤酒吗?但是刚才为了整人,害你破费了。”


“没事啊,大门桑。今天就喝特别点的啤酒吧。我也想试一试。” 她说话的时候,脸带笑意,眼神满满的爱意。她点了恋人的鼻头,“都值得!”她心想。


“城之内医生,谢谢你。”


她微笑:“欸?怎么啦大门桑,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只是几罐啤酒的钱,我没那么拮据,还付得起。”


“不,我是说谢谢每年陪我一起来吃这难吃的拉面,又愿意耐心聆听晶叔回忆我父亲各式各样的丑事…… 不会听腻吗?”


“怎么会,他…”


“欸?”


“… 他毕竟是我没机会相遇的岳父。”


她愣了一下:“嗯,是的。他是你另一个岳父,没错。”


大门收紧了左手,望向对方。


她的心灵,就这样,又被她治愈了。


大衣口袋里紧握着手的情侣,在皎洁的月光下,伴随“烦死人”的外科医生们的大呼小叫,轻步走向便利店。


“希望能这样和妳度过父亲的每个忌日。” 大门心想,永不愿放开手。

评论(24)

热度(7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