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Doctor-X 入坑之记】S4E3

还是与前篇相似的新风格心得文:会多注重城门戏份和感言,并且加上我在IG(同名)发过的剪片。希望读者您对新风格还会给过,还会读得愉快。


早就该习惯三岁大门登场,可是无论如何每次还感觉会有些新鲜感,看了依旧会被逗笑。这是城城也会向往看到的大门未知子吗?若是知道幼稚大门只是她和晶叔专属能看到的(观众不算),也是会感到很甜、很温馨吧?或许我是这样的感触才会期待看到幼稚、无助的大门。

也许这样也是把大门人性化的方式?(但是说实在,这样极端的性格也不怎么人性化!哈哈!)

其实想起来,在S1里,城之内还未当自由医生的同事前,幼稚大门不常出现;所以我仍然觉得S1的风格比较独特。虽然还是会有搞笑场景,可是比续下的其他几季来得深重。我还是觉得之后剧里没再聊到大门宽这角色,好遗憾。虽然给了大门生活背景带来个神秘感,可是我觉得聊到她的成长往事也会让我们体会到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今天的大门未知子。看来得要靠同人文自由发挥了啊。

即使如此,会有今天这样的她,也是因为老婆/女友的宠溺引出来的喔!

开场戏是大门在鲷鱼烧店前算钱。虽然她手里的钱包这次至少像个成年人会用的钱包,可是里头是空的,只有零零碎碎的几毛钱,完全不足以买鲷鱼烧,也不足以买鲷鱼烧给老婆。难怪要到S5大结局才知道自己老婆会猫舌。平时没能力买甜点回家给她嘛!😏

可爱大门发现自己不够钱时,竟然捡到了个钱包。满月的一天,狼/狗在背景吼着,大门怕被人嫌就假装掉了自己名牌包包来捡钱包,真搞笑!最终我们的大门还是没那么贪钱啊,她还是会老老实实地把钱包带去警察局。也不错,善有善报,回家途中,鲷鱼烧老板送她一盒鲷鱼烧,刚好够她吃,也够她带回家哄老婆。她们一起吃鲷鱼烧,好可爱,好甜!不得不剪片!

那么可爱的吃相,你们俩真的该一起当食物或饮料代言人啊!


麻将桌#1:

这集的麻将桌很早就出现,第二分钟就有机会看到城城,好可爱。看来大门果然很少买食物回家哄老婆,所以难得一见,城城忍不住发了毒箭。晶叔也一起参与。

晶叔:“未知子是怎么了?难得你这么大方喔!”

大门:“哪会啊,快吃,尽量拿!”

城之内:“天要下红雨啰,听牌!”

可是,老婆脸上带着的甜蜜笑容… 然后,大门竟然胡了!哈哈,原来大门,你要多这样哄老婆她才会让你赢麻将局啊!城城,你这样也太明显、太宠溺了吧!


原来钱包是属于这集的患者三佐江。这样介绍她还有些新鲜,好过又是一位过路人无缘无故在大门面前倒地。既然我的笔名带着8和3,我真的需要在这两集的时候特别谨慎不要见到大门。(诶,其实见到大门也能见到城城我不介意啊…… 毕竟大门是不会失败的喔!)

加地也够好笑,对23岁的小妹妹竟然那么虎视眈眈。可是这小妹妹也很有眼光,认定大门为医院最醋的医生!只是小心不要让城城看到啊…… 还蛮可怜其他男外科医生呢,手术技巧比不上大门,连酷帅这方面也不如。哈哈,可怜啊!

西园寺警告加地不要和病患扯上关系,结果原来在20多年前他居然和这集的病患搞上关系,虽然隔了二十年,这位三佐江还是怀念旧情,想在医院里办检查,好让她有机会再次与西园寺相遇… 太破费了吧。其实由始至终我还不晓得三佐江是不是刻意弄丢钱包让大门捡起,但是这样似乎太离谱了,所以应该不是?就纯粹是巧合?

可是,都说了,要是只想做个健康检查,那么劝您还是到别家医院比较安全。结果嘛,三佐江患的是…..


“我完全没头绪。”


好难得大门对病患的病情毫无头绪,这也好新鲜。结果三佐江患的竟然是“纱布癌“!好喜欢这集意想不到的旋转,真的比起其他集来得特别:病患是丢了钱包才和大门相遇;患的不是一般的癌症,需开刀才可以做好判断。好喜欢!


麻将桌#2:

这集的糖真的超多!我剪片写心得写得很开心!三佐江所要的健康检查配套原来好周到,也非常昂贵。大门似乎不大了解自己陷入什么处境,晶叔、城之内和牌友就趁机逗她、吓她,而大门一直看向老婆求救。可惜毒舌这时是不愿宠老婆。或许是想借此机会培养自己恋人孩子对钱的正确观点。看来关于钱的事,女儿小舞可能比宝贝还更懂事呢!


晶叔:“假设那个来路不明的破钱包主人没有付顶级方案的健检费,结果会怎么样?”

大门:“会怎样?”

晶叔:“会变成代理人未知子要付。”

毒舌:“确实可能会这样。”

大门:“诶?”

这样还不够。晶叔向大门解释顶级方案健检,城之内继续加盐和醋。

毒舌:“很不得了喔!”

她摆着鬼脸吓吓大门,好可爱!

大门:“什么?对不起,你们表情好可怕!”

比海老名的脸可怕吧!


澡堂:

啊啊啊啊!我要晕了!这是第一场两人在公共澡堂出现吧?(是的,这“公共”是刻意加上的。)好甜啊!大门平时被其他医生们审问时,会特别不耐烦,自家麻醉医生问起病患的状况,大门反而好温柔地回复,还很有耐心地听老婆的建议。不愧是好(手术+生活)搭档!

城之内虽然是内科背景,现在是麻醉医生,但她对病患症状和判断还知晓些!看来和大门聊方案让两人更了解彼此个性,还有彼此的医科专长。好赞!

毒舌:“好可怕,这是被抛弃的女人的执着?”

(欸,你在暗示什么吗?)

大门:“什么执着啊?”

(门门,小心!)

跳过一小段…

城之内:“会不会是很大的平滑肌肉瘤?”

大门:“这我想过,可是看不出来有溃疡或坏死。”

大门好温柔,好有耐心啊!我有些不习惯!

之后,大门吐槽自己没法开刀,很不愉快,手术戒断症状都出现了。因为要负责照顾三佐江女士,所以手术都被分配给其他外科医生,她烦到竟然在外科医局办公室和姐妹加地拉拉扯扯。哈哈,可是,老婆是有解决办法啊。这段又超级甜,大门是很听话的喔!

大门:“我好想切啊。”

城之内:“那你就去当他的助手啊。”

大门:“我才不要。那个男的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英文。Oh my god. Amazing.”

然后场景直接切到手术室,北野走进手术室说着奇怪(真的好奇怪)的英文。笑死了!


手术#1:

北野:“有妳自愿来当第一助手,还真是令人放心。”

大门:“谢谢。”

城城偷笑,真是太可爱了!

结果切了病患只是让外科医生们发现到底这“肿瘤”是什么,看了有些可怕,也难怪每次外科医缝合之前会问护士纱布是否都算齐,而且也需要确认所有手术器材都在。西园寺虽然非常疏忽,但是多了这些检查步骤,这种事应该不会再发生了。

大门又被赶出手术室,城之内每次看了无可奈何应该好心疼,回家抱抱宝贝吧。

手术后北野跟大门解释情况时,我觉得他还蛮合理的,大门也算对他有些尊敬。大门对外人这么听话还真有些意外。


结果,北野宣布停止手术竟然救了三佐江的命!大门在外科医局办公室发现了情况时,很专注扫描,加地一直问个究竟大门一点也不理会。哈哈,对比一下大门在澡堂对城城的反应… 所以嘛,加地只算是姐妹,我不走加门感情线。

加地:“怎么了?”

大门不回复。

加地:“到底怎么了?”

大门:“终止手术是对的。”

大门没多说就走掉了。


原来这么多年来,三佐江假性主动脈瘤与纱布瘤缠绕住才没破裂。所以这纱布瘤可说是保住了三佐江的命。有时有些生活经历表面上看起来很糟糕、倒霉、烦人,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可能真的会雨过天晴,祸中有福。这里就趁机传递一些正能量给读者您。继续加油!💪🏼


手术#2:

这台手术没什么城门糖,除了手术结束后的“辛苦了”和眼神交流。手术时大部分是看着西园寺与蛭间的交流,看了令人好烦:难道真的会有医生为了个人利益而希望手术失败导致病患丧命吗?这样没医德,当医生干嘛啊?可是,如蛭间所说:“真是不甘心啊,这个大门未知子就是不会失败,让人很牙痒痒啊!”

蛭间,您当过病患,怎么还会这么没良心?


带着哈密瓜的晶叔太强了,竟然知道封口费的数目,吓到了蛭间。这段很搞笑。

蛭间:“你是不是会透视?会啊?!”

然后立即双手抱胸,笑死了!


所以,大门没晶叔是不行的啊!


其他小细节:

  • 西园寺赞大门美(“你今天一样美丽动人呢!”),虽然没错,但从他口中出是有点让人毛骨悚然,也很令人反感

  • 蛭间和加地真的超级八卦,一直追问西园寺和三佐江的关系。蛭间最糟糕,不断想知道无聊的细节。真的好讨人厌!

  • 大门向其他外科医生解释三佐江的状况时,好像个教授,好微风!

  • 蛭间还敢嘲笑大门教授:“原来你也有学习能力啊。” 喂,你给我自我反省吧!

  • 这集的西园寺也够狼狈吧,束手无策到要跪在蛭间面前求救,然后被旧情人送了封口费!她还撒盐说:“我不想因为过去和无聊男人搞出的丑闻阻挡了我的前途。”🔥🔥🔥 哇哇哇,DX的女性角色好残酷!

  • 然后还不够,三佐江继续说:“你该不会以为被男人抛弃的女人都会不幸无一例外吧?” 😏 其实,大门自家的麻醉医生也是另一个例子啊。看来这三佐江也像城城一样会口是心非、嘴硬心软的喔


评论(6)

热度(1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