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保姆 (1)

城之内博美感到彻底匪夷所思。公寓门外挂的明明是门牌号码,不是吗?门牌号码的数字旁还配上“城之内”,根本没法让人误会为“托儿所”这三个字。可是,站在门外自邀来拜访的这位年老人士毫不犹豫地向她提出了个无理的要求。


“就一晚,我去一趟网走,办完公事就回来。”


即使城之内的公寓明显的是个私人住宅,这样也没阻止神原晶 —— 那位怪模怪样天才外科医生的师父 —— 求她通融帮忙当一晚的保姆。


而这外表温柔斯文的师父其实一点也不简单,有着充分自知之明的城之内知道自己再机智也是说不过他。毕竟前几天安田纪念医院的外科医生手脚慢,需要加班的自由麻醉医生城之内好不耐烦,一回医介所就立马向经理人告状:“主刀医生太慢了,手术延长了三小时。” 之后神原不只收到了加班费,还协商申请女儿小舞的幼儿园超额费,甚至额外补上了个莫名的“保姆费”。这么的收获让城之内还有些矛盾地盼望以后会再有机会与这技术差劲的外科医生一起合作。


“这个…… ” 


城之内一边迟疑,一边本能地歪头思索着,但脸上依旧带着微微一笑:面前的经理人还是需要客气地对待。帮忙邻居朋友照顾孩子对她来说算是司空见惯的事,只是这“孩子”居然是她向往在手术室里并肩作战的强手女外科医生大门未知子。


也就是说,神原打算明天寄托在她家过夜的竟然是个30多,将近40岁的正常成年人。


可是,“正常”着实是不适合用在她头上的。


“我还有小女儿要照顾,这不方便吧。”


单亲妈妈的她第一想到的是自己正在熟睡的年幼女儿,即使觉得有必要客套,城之内别无选择,只能强颜欢笑地坦白说出自己担忧的事。


“啊,可惜小舞睡了,好一阵子没看到她。自从未知子游山玩水回来后,我忙着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忙到快透不过气了。” 神原似乎觉得为了化解城之内倔强心态,换个软方式的招数是必不可少的。


初中与高中将棋社社长的城之内不甘示弱,意识到自己经理人的对策变更,大脑马上也开始搅动,深谋远虑。她心里越想着,越觉得不对劲:“晶叔明明知道小舞的睡觉时间,这个时候来拜访显然是要单独和我聊聊。”


“晶叔,您要进来坐吗?” 口是心非的城之内并未忘记要尊老敬贤。


与医院的合约规定,除非是紧急手术,城之内这位自由医生不需周末上班,所以今天没理由到医介所。可是要求她当“保姆”的这种事,打电话交代不就得了,何必亲自找上门,还鬼鬼祟祟地解释说是“刚好路过”?


城之内沉思时,潜意识低着头凝视着神原无一尘染的皮鞋。今晚外头还下着细雨,一般人“路过”该会不小心踩入小水坑,就算再谨慎,鞋子多多少少会被雨水沾到。左手里握着公文包,右手则空着,没撑伞的他除非是反重力地飘浮过来,一定是租了计程车直接在公寓门口下车。


神原随着城之内的目光,意会到自己的“路过”借口早已被看穿,心里焦急了一会儿。但也无所谓,毕竟这位冲州过府、见过世面的狡猾老狐狸也不是没别的对策可使用。但是被年纪轻的貌美女士看穿自己的计划是必然会使人过意不去、不甘心。


“她顶多只会烧水,煎蛋之类的小事,不寄托给你可能会搞得她饿死。”


“好夸张!这么说也太离谱了吧!又不是不能出去吃饭充饥。” 城之内继续内心盘算着,咬下嘴唇以免不小心说错话。


“诶,可是她平时身上没什么钱,那小袋子钱包里的几个硬币不足以买下什么饱餐。” 大脑顿时失控的城之内,不由自主地开始关心某人。她感应到心里的暖意,察觉自己竟然情不自禁地稍微心软。不过,逻辑性的她还坚持强迫自己控制情绪,把小女儿的需求排第一。


“可是小舞她……”


没想到,狡猾狐狸早就看到她的眼神从强硬改成温柔,提出了城之内没法拒绝的方案。


“未知子跟孩子很合得来的,你还记得她之前和早纪不是玩得很开心吗?她可适合做小舞的玩伴呢!”


回顾着那特别留念的术后情景 —— 大门医生和早纪互相抛娃娃 —— 使得笑意浮现在脸上的城之内觉得最近提起某人的事确实会导致她格外地不争气。微微的赤红玫瑰色从城之内耳朵融合到她脸颊,感受到自己体温上升的她抬起双手整理了马尾辫,希望脸上的颜色变化没被经理人发现。


可是,太迟了。


神原不仅看透了状况,还打铁趁热,趁火打劫。


“那么说定了,我明天凌晨出发,既然是星期天,我就叫她早点过来陪陪小舞玩,你可以把她当成是小舞的保姆,这样你也有机会好好休息。”


“到底谁是谁的保姆啊?” 城之内尽力不让自己心里满满的疑惑显露在脸上。还是不会完全失态的她恢复了些许的理智:“好吧,我尽力配合。”


神原照旧站在门外,尚未有想离开的念头。


还有别的事吗?


“这个,有些不好意思,未知子对食物很讲究,晚餐越多肉越好,尤其是上等牛肉。但是,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到底辨认得出牛肉品质,还是……”


扭扭捏捏、优柔寡断的神原一点也不像城之内熟悉的斩钉截铁的经理人。她对着面前这既熟悉却又如此陌生的长辈,一时无法抚慰心里的忐忑不安。


她心想:“寄托小舞给邻居照顾我都没那么多吩咐。我们说的真的是个成年人吗?”


“晶叔您放心,我会准备一顿好的给她吃。小舞也爱吃肉,我已习惯这样的准备。”


“太好了。谢谢你了,博美。”


“晶叔您别客气,以后还需要我帮忙就打通电话就好了,不必特地下来一趟。时候不早了,我送您到门口吧。”

评论(4)

热度(4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