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秘密 (中)

城之内视角

-----
“¿A dónde vamos a almorzar hoy?”(我们今天去哪里吃午饭?)


说着西班牙语的熟悉霸道嗓音陪着高跟鞋的哒哒声离我自己步伐越来越远。


在医院里如此自信满满的脚步声即使多远,低着头走向护士站的我都会认得。我手里拿着病例文件夹,心里唯一想着的是:又错过了与恋人一起在简朴医院食堂吃饭的机会。已经将近一周没能与她共度午餐了。食指随着自己的思绪,不由自主地栖息在唇下。不知这日程变化跟她秘密有没有关。


与恋人不言而喻的约定是:只要两人不忙着的话,就在中午12点在外科医局门口会合。好喜欢陪她并肩默默同步径直走向食堂;我们之间的沉默不再令人感到尴尬不自在。和恋人关系到了如此熟悉亲密的境界真让人好安心、好舒服。


虽然说医院食堂食物不算是什么大美食,依旧很期待与恋人一起吃一顿。单亲妈妈的我对食物不怎么讲究,在食堂简单朴素的一餐就足以让我心满意足。主要满足缘故是与恋人面对面的那一小时,看着她那亮丽灿烂的吃相填不了肚子才怪!


人的一餐吃得爽不爽其实跟桌上的食物无关。与恋人单独用餐,就算是买二送一的牛肉丼饭也会觉得美味可口;面对着认为钱可通神的人,100万円花费的精美上等牛肉那鲜甜味也只如昙花一现,立即消失。


走廊留着她自称为“城之内博美恋人独特的味道”潜入我鼻孔,是我心灵唯一无二的镇定剂。恋人身上的这味道每晚陪着我在她怀里入睡,现在闻起来好让人高枕无……


诶,不对!


今天闻到的味道还有着个异体的恶臭味。


我本能地抬起头,无法避免双眼留意到的小细节:她身旁竟然是多了个男人。


我鼻子嗅到的是那外国男生的味道。


他的皮鞋落地声还与恋人的高跟鞋踩地声如此一搭一唱。


视觉、嗅觉跟听觉同步冲击使得口里尝到了阵阵的酸味。啊,一定是胃酸,毕竟快午饭时间了。自己肚子虽空着,我乃是一点食欲也没有。在心中浮现的不详预感,用逻辑思维尽力压抑着也只是徒劳无功。


看着恋人和她伴在走廊尽头转右时,心中莫名填满着一种咫尺千里的感触。


恋人啊,食堂在左边,你们走错方向了。


好可疑。


即使说过很信任恋人,我只不过是个凡人,没办法控制心里偶尔来的醋意浪潮。都40多岁的人了,让我最妒忌的竟然…… 是个国家。


几年前恋人和师父两一起搬回古巴 —— 我还深深记起这“搬回”是她当时所用的词汇 —— 我好羡慕这国家在恋人心里的地位。古巴的时光是她成长的关键时期,是那里的无数经历把她塑造成如此优秀的外科医生。可惜不在场的我是永远无法完全体会。我连在古巴用的西班牙语也一无所知。尽管在网上怎么参考古巴的文化习俗,和她聊起古巴经历时还是感觉我们之间隔着个我无法跨越的沟渠。恋人得知我的无理挣扎后有些冷酷地反驳:“博美,怎么了,国家又不是个人,你干嘛无缘无故吃个国家的醋?” 


我到如今无法回答。我到如今还会嫉妒。


“哦,是啊,他那双蓝眼睛真的会让人着迷。年龄还跟我们差不多呢!嘻嘻!”


“就不知道他看上大门医生那一点,午餐时间每次一起…… 啊,城之内医生,您来得正好!”


谈八卦的两位女护士从护士站桌抬起头向我敬礼地微笑。看来手术室已成了女护士和男外科医生之间的相亲派对场合。


“诶,你们又在聊帅哥啊?” 我强颜欢笑。


虽然能否在手术室里顺利完成麻醉师的职责是必须依靠医院护士们的协助和密切合作,和女护士闲聊不是我一贯作风。毕竟往事阴影不是单靠毅力就能完全治愈,即使事过境迁,我还是偶尔会潜意识感到情绪纠缠,必须依靠恋人来安抚。然而,就如晶叔指导,时不时聊聊八卦来促进医生与护士的感情是应该的,以免自己显得太过高傲冷淡。运气好的话还能从她们那里打听到一些医院政治的内幕消息,回医介所拿来当麻将桌谈论话题。运气再好的话,还能夺取那丑闻多端外科医生的把柄。


看来今天就是这样的一天。


“是啊,您也应该认识的!是塞尔吉奥,那位新来的古巴实习医生!前几天金城先生的手术里他是当第三助手。”


“第三助手只需要抽吸就好。” 我涂着润唇膏,出口的第一反应听起来不怎么友善。


原来古巴这国家也能化身为人。


就算如此,我还是必承认跟你一起走着的那位实习医生非常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那天他一走进手术室我就立马坐直,心里感激口罩遮蔽了我的歪嘴微笑:太平洋海水蓝的眼睛、没被宽松的手术袍完全掩盖的强壮身材、散发着男子气概又令人想要伸手抚摸的小胡茬。现在回想起那情景还深切感应到恋人走出手术室对我斜眼的冰冷凝视。


恋人爱嫌我颜控。她这样形容我确实没错,我也不试图否认。最初要不是重视长相,也不会对她一见钟情,千方百计引她注目。在一之濑先生 —— 永不忘这患者的名字 —— 的手术后我会赶紧摘下口罩和恋人道谢也是为了留个深刻印象。


可是恋人自己不也注重外表?她曾经在个浪漫夜晚捏着我鼻子逗笑:“博美,你这样的面孔在外人面前该一直戴着口罩我才比较安心。” 


还敢嘲笑我颜控?简直是五十步笑百步嘛!


“城之内医生,那么您知道大门医生和塞尔吉奥在交往吗?”


可惜自己恋人外貌出众也会带来烦恼。


“您应该知道吧?你们不是在同一间医介所宿舍里住的吗?”


咳咳。


护士们担心着自己的终身幸福,应该没注意到咬紧牙关的我发出了磨牙声。


可疑程度加深。


“这我不知了,大门医生和我不聊男人的事。”


“哦,原来如此。对了,这是金城先生的病例。他今天早上气色不错,大门医生说明天可以预期出院。”


“是吗?” 靠在桌上的小护士猛然站直了身子,我也被自己森严冰寒的语气惊吓到。


“城之内医生,没别的事我们就先开始巡视。失陪了。”


***


“原医生,你今天选的是哪种泡面口味啊?”


“加地医生,是你前天买的韩国泡菜口味!好香啊!你来闻闻!”


“咳咳。” 走进外科医局的我无意中当了电灯泡。


“诶?城之内医生?” 原医生一脸惊奇,好像在动物园里见到稀有动物似的。


“稀客啊,稀客啊!找鬼门吗?她和姐弟恋人又出去吃午饭了。明明是吃饭还手带着笔记本电脑,骗谁啊?” 加地招牌挥着手以示反感。


“城之内医生,你约了大门医生吗?她才刚出去,你没在走廊遇见她?”


“没有。” 睁大眼说瞎话是我口是心非城之内博美的特长。


“她在避开你吧,平时中午吃饭,今天比较早就出去了。” 加地说着时,我们三人不约而同转头看向时钟。


11.55分。果然。


“城之内医生,不舒服吗?要喝杯茶吗?”


“喂,你那搭档鬼门怎么搞的,那古巴实习医生也太年轻了吧,他们年纪差20年?诶,可能是年龄差距他才忍受得了鬼门的个性!或者该说只有古巴男人会看上这样我行我素的鬼门!”


原拍着加地的肩膀,暗示他别再说下去。看来我锻炼已久的冷漠面相出了缺陷。


“反正他年轻一辈用手机来打情骂俏,短信留言时那位鬼门应该不会那么凶狠吧?” 上了年纪的加地还是不识相,原慌得快把手遮住好友的嘴巴了。


“鬼门还一直设定他为自己小型手术的第三助手。” 原看起来要晕了。


“是吗?我和他只合作过一次。” 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加地的思路。最近和恋人合作的都是大型耗时的手术,以前一连串的四、五台小型手术好像蛮久没一起办了。


真是无敌可疑。


看来今天收获不错。还是先走一步,不想再干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评论(13)

热度(45)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