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Doctor-X 入坑之记】S3E10

大门真的是个很极端的人,变化莫测,从三岁呆萌变化到成熟稳重的大门医生我是应该看惯了,可是每集还是会有让我惊奇的事,这集也不例外。

开场戏是大门和晶叔受了富士川所邀,到了医院外科医生们唯一认识的那家高等级餐馆吃牛肉。大门在前集没吃到总统酒店的牛肉料理,所以这集这么开场好有意思!但可想而知,富士川邀请他们其实是别有居心的。他希望大门成他的手术“搭档”,这样他就可以继续用临床案例推广他研究论文。(城城,快来!搭档要被人收买了!)虽然我不排斥富士川想要推广自己的论文,但我歧视他对此的方式:他纯粹把这一切看成了个商业交易。惊人的是晶叔似乎也有类似的意图,愿意尽力配合。这将成为本集中大门和晶叔之间起冲突的缘故,也是拿来连大结局的剧情。

本季的患者是在上集出现的十勝议员。她的病情很严重,需要的手术方案好棘手,棘手到平时在术前会议里没什么好话说的加地、原和海老名都提出了反驳意见。其实编剧是设定这段来解释手术方案,因为平时麻将桌的谈论在这集被另一个话题所超越了。偶尔让这三位有威风出头的机会也不错吧,不然每次只是大门有宝贵的意见。

之前被称为手术机器的大门会意识到富士川的意图也不例外。他在术前会议不断炫耀自己的同名手术方案,让大门好反感使她不愿参与。


医介所:

这医介所的小互动好甜啊!大门刚从医院回来,城之内已经在医介所翻着名牌正准备回家。因为晶叔不舒服(或者说是忙着算钱),所以没麻将打,牌友都没出场。

大门:“我回来了!”

城之内:“你回来了!”

哎呀,平时的毒舌今天好温柔!

城之内:“那我走了。”

大门:“拜!”

大门向城之内挥挥手,甜甜小日常的一小段结束了。对剧情没需要,可是对粉丝们很重要。谢谢编剧!


就以前两季一样,S3的大结局剧情在大结局的前集开始进展,很明显的是会围绕在大门和晶叔之间的感情。师徒两的交情原本很好,他们几年的同甘共苦造成了大门对晶叔的彻底信赖。可是关于钱的事,大门之前没和晶叔多谈,一直都让师父一手搞定。这集他们会为了钱而闹纠纷,算是师徒关系的极大考验。家人、恋人、师徒会为钱反目成仇,我们应该也司空见惯了吧。即使大门不在乎赚大钱,一得知师父可能一直在私吞手术费,她会对晶叔失去信任也是合理的。


麻将桌:

一回到医介所的大门是一脸不服的样子,可是晶叔只需问她要不要打麻将她就不争气地暂时停止追问。哈哈,晶叔好会控制徒弟啊。在这场景里城之内发了几个毒箭。第一是射向自家的外科医生。

大门:“我绝对不和天堂或富士川合作。”

毒舌:“但是晚报已经写了,看。大门桑,你也太不上相了。”

之后她吐槽富士川的手术技术差劲。

大门:“我不当富士川的助手。”

晶叔:“为何?”

大门:“他的手术都很随便!我不想动随便的手术。”

毒舌:“之前那个胃癌的手术富士川也是只求快而随便做。果然还是得由大门桑完全重做。”

这里城城明明是心疼老婆搭档啊!

晶叔玩火,结过触发了大门的激烈情绪反应。牌友不小心掉了桌上的牌… 他那样太不自然了,我看了一直想笑。

大门:“我从以前就想问了。你有没有私吞我的手术费?明天的手术费你也先拿到了不是吗?但我却完全没听说。你为什么不说话?给我好好说清楚!”

城之内(低声和牌友说):“这下可成战场了。”

第一次看到这里,我是在点头,心里说的是:“是啊,大门,你到现在才知?!” 

好,我去面壁思过。

城城转头看着大门,再转头看着晶叔,真不知她大脑里在想什么。城之内是个很机灵的人,她技术也高超,我觉得她不会傻乎乎的和一个她不信任的经理人合作。愿意留在医介所不仅是为了大门,她也知道晶叔不会亏待她。城之内若不信任晶叔她早就会辞退了医介所的工作,还会劝告大门陪她一起离职。所以我觉得城之内是知道一些内情;或许晶叔跟她解释过为什么她会显得比大门赚得更多(S5E6里她早就知道大门是领固定工资的,自己则是佣金制工资),他也可能顺便提过帮徒弟储蓄钱的事。(我也不排除城城早就知道钱的下落;毕竟晶叔得知自己的病情后,一定会找个信任的人来交代事。对于钱的事,大门完全不可靠,身边最可靠的大概是城城了。)那么城之内在这麻将桌的感触应该是有些心疼晶叔的苦心,可是她当外人(是吗?)也不好干涉。


麻将局结束后,晶叔向大门解释他的大计划:建立个大门未知子外科医院。

晶叔:“因为我希望真正优秀的外科医生不用去顾虑钱的事情,而将全身心都投入在拯救眼前的病人上。”

在这集我们能清楚看到晶叔在医介所挂着的一句话(看下图):「患者の気持ちになっての医療」(专注病患感受的医疗方式。)

虽然晶叔贪钱,可是我觉得他还是一位会为病患着想的无执照医生。所以他对大门说的话其实是真心的,可是说起钱的下落时,他那么鬼鬼祟祟,不让人怀疑才怪!

这集晶叔还会看起来莫名地偏向天堂也可能是要自己徒弟改变她对天堂的看法和意见。毕竟在下集我们会知道他有着把大门托付给天堂的意思。

幼稚大门以为被晶叔骗了,决定离家出走,可是她又无家可归。

晶叔:“你要离家出走吗?最好不要,外面很冷,而且你又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被徒弟骂成这样,被她无凭无据冤枉,而出口的第一句是担心自己徒弟会感冒?💔 

晶叔,辛苦了。


大门为何不去住城城的公寓呢?可能大门太高傲,不愿找城之内。也可能是知道内情的城之内决定站晶叔这边,所以即使心疼老婆搭档,理智的她没法接受大门这处事方式。毕竟当妈妈的她能体会孩子离家出走会使家长/师父多担忧。(我在联想起小舞在DY SP离家出走时城城焦急的样子。)这是我个人意见,读者您请分享自己的看法!

一个很沉重的情景后,编剧能立即调整情绪,转移到搞笑路线…… 好佩服。大门在办公室里过夜,被色眯眯的男外科医生们发现到,加地还夸她睡觉时好可爱。(城城:就是嘛!)原医生好斯文,第一反应是确保大门还有脉搏。🤣 他和加地的对话也好令人留念。

原:“难道是和男人吵架,离家出走了?”

加地:“鬼门怎么可能有男人?!”

城城:就是说。诶,今天怎么一直同意你们说的话?!


手术#1:

虽然在师徒两吵架之前回了家,城之内还是知道大门离家出走的事,所以一见到大门就有些不客气。

毒舌:“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出现。”

大门:“你呢?”

毒舌:“跟之前一样,和你一起被雇用的。”

大门:“这样啊。”

毒舌:“但你很了不起嘛,就算和晶叔大吵一架还是乖乖听师父的话。”

大门:“才不是那样。今天的手术很棘手,没办法交给一个随便的家伙!”

毒舌:“这样啊。”(我知道你在气头上,我不多说了。)

嗨,看这手术时好心疼大门。富士川只说大话,身为主刀医生的他什么都不做。明明就是大门当主刀医生嘛!大门一直被富士川呼唤指令,她为了病患就默默承受。没想到富士川觉得这样不够,主要步骤还是要干涉去做。缝合时大门被阿智动手赶出手术室,而她第一反应是看向老婆城之内求救。城城看了也好心疼,可是也没办法。晶叔从观察室望下是也是一脸沮丧:未知子,辛苦了。

那位富士川不用做什么还是能找到机会失手,好好的一台手术被他搞砸了。之后还推卸责任,责备白木师长!


手术后富士川是知道自己手术中哪里出错了,所以当十勝出了状况时,他立刻知道原因,不需三思就断定是白木的错 —— 他是一早就想好了要白木当替死鬼。好讨人厌!

我真的很同情白木师长。作为一名护士,即使在医院身份多高级,她最终也不过是一名被富士川视为二等公民的护士师长。我们可以拿白木在这集的反应和城之内在S5E6被猪又指控时的反应进行比较。 作为一名自由医生,城之内有筹码来反驳任何荒谬的指责,白木则只能默默承受,准备当代罪羔羊。 最令人钦佩的是自始至终她是守着自己的原则,并且还能无私地顾虑医院的声誉。


手术#2:

大门帅气救场,而城之内看着自己信任的外科医生来处理手术,心里的安心立即出现在眼神里。大门会成功地进行这手术是因为之前有细读过十勝的病例,发现她进行过骨髓干细胞的采集培养。大门准备手术时真的很无微不至。

好欣慰白木师长有机会出头了!

富士川:“等一下!”

白木:“十胜议员的病历上都记载有骨髓干细胞的采集培养记录。这已经确认无误了。”

富士川:“为什么不向我报告?”

白木:“我认为你肯定知道的!”

干细胞是很特殊的细胞:它可以生长成不同器官的细胞。因为富士川在第一场手术疏忽,大门切除死区后就只剩大概15%的健康肝脏,而这是不足以顺利肝脏再生。在正常情况下,十胜会需要肝移植。当我浏览有关医科论文时,找到一些用干细胞来促进肝脏再生的论文,所以我认为DX在这集提出的方案并不离谱。如果您有兴趣,可以看相关的临床试验研究:“Improved liver 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liver cirrhosis after autologous bone marrow cell infusion therapy”。(这论文在2006年发,之后也有其他论文,只是我没去仔细搜寻。)有趣的是,这研究的作者都来自日本;不知DX编剧是否刻意专注来自日本的新临床方案;我以后会多留意!

大门对这无聊光说无法做的富士川彻底放弃:“吵死了!给我闭嘴!” 👍🏼

术后大门和城之内又没有直接的眼神交流,两人也没说“辛苦了”。心知肚明了?


天台:

虽然这段戏没城门互动,可是还是觉得值得多聊一下。我在之前心得文提过大门对感情事其实不是那么无理的呆,而是选择要不要去在乎。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对大门有更深的敬佩,可是这里让我了解了她情感的另一个层次。我果然还是没法完全理解这天才外科医生怎么看待事物和人际关系。这样也算是一种写同人文的挑战:得知大门性格不是那么简化肤浅,那如何清晰地表达她内心情绪思维的层次呢?对我来说还是个写作大挑战。(中文程度低以外。)

白木真是进退两难,而大门一早就理解了她的处境。然而大门也体会到白木在其他护士属下的重要性:如果护士们看到自己的师长会为一名自私自利的医生而牺牲,这不是表明说护士被医生贬低是理所当然的事?

即使话题严肃,大门学了城之内发毒箭招数。

大门:“你果然喜欢天堂!”

白木:“我不值得。”

大门:“我不打算对你看男人的品味说三道四。”

白木歪着嘴笑,竟然有些… 可爱?!🤣 太不习惯了。


在走廊场景里,大门为了白木讨回个公道。富士川阻拦了正想离职的白木,企图收买她,一心不要她泄露他在手术时的失误。大门招了护士们来支持白木,并让她深深领悟到自己在这些护士后辈的地位和重要性。好喜欢大门离开前的欣慰小微笑。或许我真的需要习惯看这样善解人意的大门未知子!下集我们再看她深情的一面!


这次的手术费果然特别高,晶叔并没私吞钱,之前收到的他当作是订金。那么也就是说这两场手术费用高过请款单上的¥44,000,000。(每次好多零,晶叔打得不累吗?)可是天堂的日本医疗产业机构因此得到了十胜议员的支持 —— 她之前是坚决反对的 —— 对天堂来说这手术费是完全值得的。


其他小细节:

  • 大门切牛肉刀法不错嘛!

  • 富士川把大门看得比十勝议员来得更重要,害得加藤好慌

  • 白木师长一个人唱卡拉OK?好孤单

  • 白木师长暗恋天堂多久了啊?在术前会议里的反应如此激烈

  • 东部以为大门不愿参与手术是因为她偏东。你们忘了她在办公室的位子是在东西边界吗?🤣

  • 加地手里的橘子一直被大门撞倒,笑死人!

  • 富士川嫌哈密瓜太贵!果然是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