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randomthoughts

秘密 (上)

城之内视角

-----

叮!叮!叮!


麻将桌旁的边桌随着恋人刺耳手机叮当铃声同步震动,深蓝杯子里的绿茶水面激起了阵阵的涟漪,而靠在旁桌的我差点把手里的麻将牌掉了。


会使用手机响铃模式,那恋人一定是期待着某人的电话或简讯。


好可疑。


平时医介所的我们三位都不常用手机,还是很老套地认为面对面交流会比通电话或发简讯来得亲密,三人不会像年轻一辈的手机僵尸般无法和智能手机保持恰当距离。尤其是在认真打麻将时,我们认同的潜规则:除非是医院来电,所有电话和简讯都不接。唯有当师父的晶叔有资格随时选择要不要接医介所的座机。


晶叔狠狠地瞪着恋人。有人要犯规了。


无视他的凝视,恋人从桌上捡起了手机:“咦?!Yes!”


显示她阅读速度的那几秒钟后,恋人流露了一脸笑盈盈样,麻木不仁地合不拢嘴大笑起来。她还好意思举起握紧拳头的左手,那副庆祝终于赢了一场麻将局似的样子,真让人哭笑不得。


可是,她是没能力赢麻将局的。


我无奈地看着面对着我那欣喜若狂的恋人,心里充满的不是喜悦,而是忧愁。我这恋人孩子有时真的比亲生骨肉小舞还来得呆傻,手术以外的事她是一律不识相,一律憨厚极致,身为女友的我常常怀疑自己是伴侣还是保姆。


不会是又来了个汇款诈骗邮件?经一事长一智啊,大门桑!


“未知子,又要被什么男人骗了吗?” 晶叔不耐烦时的语气是完全不客气的。


喂,什么男人嘛!


“不是!晶叔你不要陷害我!我不想又被罚睡沙发了……” 至少恋人有一些自我意识,懂得害羞地看着我。 我则假装没感应到她的目光,若无其事地摸着牌子伪装成与她毫无恋人关系正深思麻将策略的牌友。


没想到这样的惩罚方式还会有如此的威慑效果。果然还是旧款的处置手法最管用!


“你们等我一下,我需要打通电话。”


我陪着晶叔狠狠瞪她一眼。


明明已经三缺一的麻将局就凭她这么寡恩薄义地离开座位,立即没法继续。而她也不等我们回复就匆忙爬上楼去和神秘人物通电话,我和晶叔顿时目瞪口呆。


可疑程度加深。


热爱打麻将的恋人今天会为了什么而错失输钱良机?是的,每天打麻将她只有输,没法赢,我怎么尽力教导麻将策略她成败军之将机率还是99%。晶叔看我因束手无策使得如此沮丧,关心地劝告:“你还是放弃教她了吧。她麻将输给你的钱你就当作是她委托你为她存款吧。”


晶叔说得没错,为了我与恋人的未来,我只能这么做。大门未知子在城之内博美银行账户里的余额是非常健康的。


至于在麻将桌输给晶叔的钱,那么,是收不回的了。恋人和我也当作是付给晶叔的额外佣金。我很少在众人面前夸人(夸小舞不算),但我还需承认多付些佣金给晶叔是值得的。我这位诡计多端的经理人,因为机灵地安排我和大门桑当手术配套来推销,我才能有今天的成就:35年房贷在五年内付完,现在的储蓄存款稳定得会令人安心,还…… 能与那刚离开了席位的无情恋人一起交往。


怎么说还是很信任这恋人,她虽然在医院外时常调皮捣蛋,可是会对我专一这点我是心知肚明的。我认识大门桑将近十年,还从未见过她对任何男或女人深感兴趣 —— 除了我以外。“指挥家城之内博美,我这心你指挥定了!” 现在回顾恋人肉麻的话还会羞得……


“烦死了,那小家伙还不下来?!博美你没事吧?我开一下木门透透气吧。我也快被她气到面红耳赤了!”


“谢谢晶叔。大门桑,好了没?!”


“不打了,我不打了,抱歉!”


晶叔转回头,我们同时耸了耸肩。


真是无敌可疑。


***


恋人知道没法智胜她自家的指挥家,还怕会马失前蹄而从舒服双人床降级到硬邦邦的沙发,就狼狈地先入床装睡。这装睡是一定的:用毯子盖头不是她一贯真正在睡的姿势。 这样的姿态只有在她幼稚耍孩子气或者想避开我锐利注视才会显露出来的。可是恋人,妳忘了把智能手机屏幕亮度调低,偷偷摸摸在被子下玩着手机我还看得到啊!


不知妳藏着什么天机不可泄露的秘密……


没事,我自有审查招数,妳等着瞧!

评论(13)

热度(4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